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经典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内容

不眠的冬至夜

时间:2018-11-19 22:52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晚上九点我和父亲给母亲做完肢体锻炼,就随手拿起杂志,和衣躺在床上翻阅,不知过了多久,竟沉沉睡去。若在平常,醒来定是天亮时分,天生睡眠不足似的---老公为此总说我没心没肺。而今夜则不同,凌晨时分,竟朦胧醒来,再也无法入眠。

  夜好静,父亲房间的空调声显得那么清晰悠远,我暗自笑了,想必父亲一定是忘了关空调而睡着了,因为他是舍不得整夜开着的。

  想继续昨晚未看完的那本杂志,而床上却已没了它的踪影,探身张望,却发现它竟然歪歪斜斜地躺在地板上睡着了,不惊扰它了。我懒懒地躺着,任思绪天马行空。

  床前的灯光亮得刺眼,却不想去熄灭它---这仿佛是黑暗中的阳光。于是,便闭着眼睛,感受着它温暖的抚慰,让它陪我一起翱翔。

  忽然,听见父亲卧室的门扭动的声音,随之客厅里传来他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莫非白天他吃东西吃坏了肚子?不会啊,上午的水饺他没吃几个的,说想喝清汤面,我还特意为他和母亲做了两碗手擀面呢。

  “爸,怎么了?”我冲着客厅的门问。

  声音不敢太大,怕惊醒了身边正甜睡的小侄---弟弟在老家教书,不到双休日不回来,弟媳今晚在医院值班。

  “你妈可能身体不太舒服,不时喊叫。”父亲说着就扭开我房间的门锁,站在了门边,很孤独无助的感觉。

  “啊?咋回事?”我立刻翻身下床,疾步走到父亲的房间。

  母亲的眼睛好大好亮,却充满了恐惧不安,灵活的左手伸出被子擎在头部左侧手术伤口处(两年前她因脑溢血做了开颅手术),嘴唇稍稍咧开,有些许痛苦的表情在里面。

  我忙俯下身子,微笑着柔声问:“妈,您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您用手指指指好吗?”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手。她望了我一眼,嘴里再次发出焦躁痛苦的声音,令我不寒而栗。怎么忘了,失语的母亲一直神智不太清醒的,也无法正确地用肢体来表情达意的啊!我知道我又难为她了。琢磨吧,猜测吧,像以往一样。

  我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的感觉啊。父亲立刻把体温表递给我,我掀开被角,打算给她量量体温,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摇着头,咧着嘴,特抗拒似的。我只好贴了贴她的额头,一点也不烫的,忙安慰道:“妈,没事的,您别紧张。”而后我把手轻轻伸进被子里,摸了摸她的腹部,不烫也不胀啊。量量血压,也正常的。我就更疑惑了,跑回房间,拿了手机,想着打电话给弟媳让她咨询当班的医生或直接让120的车来,到医院检查一下。而父亲却坚决反对,说是夏天在老家时也曾有过一次这种情况,仅仅是一阵就过去了,第二天好好的,想必可能是肚子或头哪儿疼吧,为此他执意缓缓再说。父亲身体也不好,高血压、冠心病,不能生气的,先顺着他吧,一会看情况再定吧。

  两年来,我陪伴老人的日子加起来也有半年之多,还真的没有遇到此类情况的发生,这是为什么呢?是母亲右侧的身体忽然间恢复了一点知觉?大脑也清醒了?而语言却依然是障碍,导致心情不好,在发泄吗?再看母亲左侧不能动弹的胳臂、腿脚暖袋暖着,都热乎乎的,我用手抚摸半天,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我又试图把她的右手拉到我胸口前,让她感觉一下我怦怦的心跳,她却使劲把我推开,此反应和平常她心烦时的表现没有多大区别的,不是清醒康复的征兆啊!

  我知道父亲比我更担心更心焦,如若真的是头痛脑热的,深更半夜数九寒天,家里还有小侄,母亲前几天还感冒,就不折腾她了。对了,母亲感冒未痊愈的,有一点咳嗽,晚上她躺下时我还喂过她糖浆了呢。父亲说会不会是糖浆没有温热喂服而引发她的肚子疼呢?就这样胡乱猜想着,我后悔着,埋怨着自己。

  父亲新烧了开水,我用小勺一点点地喂母亲,她仅咽了两小口,后来就绷着嘴不咽了。生病以来,母亲的吞咽总很困难,特别是喝白开水,如若不伴着水果或其他食品仅三两口能勉强咽下外,再喂就绷在嘴里了,一不小心会呛住的。从而导致许多药品都只能在餐中喂服,尽管知道效果不好,但别无他法。

  父亲示意我别喂了。这时的母亲已稍稍平静了一些,她还用左手擦了擦唇边的水迹,只是目光中依然有些许的不安。我紧握着她的左手,她长叹了一口气,我的心被震得好痛好痛。哎,无法解开的谜团真的让我心神不宁。

  手机里存有好几位为母亲治疗的医生的手机号,包括省院的,每次有不解进行询问时,他们也都热情地给我或多或少的解释,打消我的顾虑。可这不是时候啊,凌晨时分,怎能忍心去惊扰别人呢?拿起的手机却只好无奈地放下。

  摸摸母亲屁股下的尿垫,有一小团湿了,忙取出,拿了一块新的过来,正准备放进去。

  “暖暖再放吧。”父亲的话让我的动作戛然而止,也让我的心再次潮湿。于是扭过头去,把尿垫贴身暖热,又轻轻放进去。

  母亲的情绪已比最初安稳了许多,父亲坐在左侧,我俯身母亲右侧,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空调依然在响,灯光依然很亮,整个房间里像春天,而置身于其中的我们心头却郁结着一层化不开的冰寒。

  “爸,没事了,您休息去吧,我陪着妈。”我站起身,轻抚摸了着父亲的肩头。

  “你快去那屋睡去吧,还有孩子呢。”父亲立刻站起身来对我说,像刚刚醒来一样。

  这时母亲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精神,折腾了一阵子,可能也累了,也瞌睡了吧。

  我知道父亲的牵挂,只有他睡在母亲的身边,他才会安心啊。

  回了自己的房间,再看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我还是毫无睡意。

  杂志虽然已被我捡起,但我对它却没了一点兴趣。只有床头的灯管依然明亮如阳光,驱赶着黑夜里这潮涌的凄凉,不忍也不想去熄灭它,就让它陪我度过这个不眠之夜吧……

  真的期盼黎明早一刻到来,明天真正的阳光取代它的温暖……

    评论中心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