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四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1 23:21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开始准备今天这顿饭要用材料,正要将菜出锅呢就听见婆婆喊自己拿拖鞋,就赶紧擦了擦手步走了出去。

  出来时也顾不上打招呼直接拿了四双拖鞋放了门口,然后才直起身笑着说:“老姨、老姨夫你们来啦,换鞋进屋坐。”

  又和站后面杨君点头笑了下,之后才注意到旁边正看着自己男人,长得挺不错,和杨君站一起很般配,于是又冲着那人礼貌地笑了笑。

  结果那男却只是看了自己一眼,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林安逸想可能是认生吧,估计有钱人性格都有点怪也就没意。

  还真是那个女人!季文尧感叹世界真是小,而老天有时安排是巧妙,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这种情况下再遇见林安逸!

  看着她冲自己笑,他连敷衍心情都没有,这女人现混到这种程度真是再好不过讽刺,不过没变依然是她那副虚伪样子,自己都挺佩服林安逸临场反应了,够镇静!

  进了屋,付家大姐二姐也都,小客厅一下子就显得特别拥挤起来,这么些人别说坐着就是站着都没地方,何况呆会儿还要吃饭呢!

  王秋容其实也想到这种情况了,可是一想大不了自己家少几个人上桌儿凑合吃一顿也就完了,却没想到季文尧是这么个体面人。刚才大女儿阳台看见自己妹妹一家下车时候,就把她叫过去看那辆车,说是要百十来万呢,那现这种情况王秋容就立即觉得有些丢人了。

  “没想到今天人这么全,这是我两个女儿,还好女婿没过来,要不真就没地方站了,这样明皓你去和安逸把中间那屋两张折叠床先挪你们屋里去,一会儿大家都去那屋里坐!”

  “我来吧。”季文尧脱了外套,把里面衣服袖子卷了起来就让付明皓带路。

  “这怎么行,你是客人,哪能让你动手呢!”王秋容拦着不让。

  季文尧却说:“还是让我来吧,这不是女人能干活儿。”

  付明皓也不想看一群女人再这啰嗦,就带着季文尧去搬床。

  两人动作利落地将两张床折了起来,然后搬去了付明皓和林安逸房间。

  季文尧特意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屋子,他本以为林安逸再怎么也能将自己卧室布置得体面一些,没想到和外面装修一样简陋得可以,窄小房间放了床和连着小梳妆台衣柜就已经显得很拥挤了。

  这就是她要追求生活?还是现被迫转了性子,季文尧不以为然地想着。

  把两张床折叠床靠大床边儿上,季文尧就和付明皓出来了,这时其他人已经将椅子都挪到空出来屋子里面,见他们两个出来就赶紧让到那屋子里坐,虽然还是挤,但起码人能坐开了。

  季文尧坐下后没看到林安逸,估计是又去厨房做饭去了。

  “秋静,你还不给我们介绍介绍?”王秋容开了口。

  “对、对,我这就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季文尧,文尧啊,这是二姨,这是二姨夫,这是……”

  王秋静介绍了一圈儿后感慨着说:“我们老王家兄弟姐妹四五个,现只剩我们姐儿两个了,小一辈没了长辈,来往也就不多了,只有年节时候才能见上一面。”

  王秋容也有些伤感却不愿想这些,于是说道:“别提这些事儿了,今天应该高兴才对。我也叫你文尧吧,我两个女婿今天有事儿没过来,等改天有时间再见,大家也都饿了,咱们把饭桌放好吃饭吧。”说完又让两个女儿把饭桌摆了屋子里,又喊林安逸。

  “安逸,都做好了吧,赶紧端上来!”

  林安逸厨房忙得满头大汗,听见婆婆喊就急忙答应了,然后闭了火端着饭菜往桌儿上送。

  季文尧看着穿着宽大白t恤满脸是汗,头发也有些散乱林安逸心里有种说不出痛,当初那么恬静、温柔女子,现弄得像个大妈似,他真想知道林安逸看到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付丽佳注意到了季文尧目光,于是笑着说:“刚才忘了介绍,这是我弟妹,林安逸,应该比你年纪小,不过你跟着杨君叫表嫂就行。安逸,这是杨君男朋友季文尧。”

  介绍完又用手捅了下林安逸,小声儿说:“你去换件衣服,再把头发也重梳梳。”

  林安逸不明白大姑姐是什么意思,但也听话地回了自己房间,等坐梳妆镜前才知道自己现形象有多么难看,于是赶紧找了件干净衣服换上。

  季文尧决定收回刚才那句林安逸像大妈话,他站洗手间门前看着正换衣服林安逸一身雪白细腻肌肤和凹凸有致身材,不可否认还确实挺吸引人,看来她只是疏于打扮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苍老。

  “文尧,找到洗手间了吧?”

  林安逸听见这声音吓了一跳,婆婆王秋容声音这么清晰,代表自己忘记关门了,于是立即套好衣服回身,只见门是半开着,缝隙并不大,悄悄走过去看了看也并没有看见季文尧这才放下心来,将头发整理好出去了。

  大家都坐好之后,付岩举起了酒杯说道:“今天我们能迎来贵客,我心里特别高兴,我这里代表我们全家,祝福我外甥女杨君和文尧能早日开花结果!”

  其他人听了都说好,杨君红着脸喝了口酒,季文尧微笑着说:“我开了车,不能喝酒。杨君是个好女孩儿,我从来不是特别意女人外貌,只要人品好、不虚伪就可以了。今天来见诸位长辈也是想让大家放心,我并不是那种品性不好人,至于我和杨君能走到哪一步还要看缘分,不过我会大努力去做,我也以茶代酒敬座各位一杯。”

  这话可说得真漂亮,王秋容转了转眼睛笑了:“多会说话呀,你这心意我们领了,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呢!”

  王秋静老两口一听这个问题也来了精神,其实他们也不太知道季文尧具体是做什么工作,光听说有钱了。

  “哦,我自己做生意,都是小本儿买卖。”

  “那到底是做什么啊,给我们说说吧,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我老公银行工作。”付丽娜强调了自己老公工作。

  “其实我做得还挺杂,咱们边吃边说吧。”

  见大家都动筷了,季文尧才继续往下说:“我自己买了三十多辆车,就是水泥车和搅拌车,然后出租给建筑工地用。后来也是因为接触到了这个行业,就又开了两家砖厂,但我现主要精力还是放递货运公司上。”

  桌上人听完只知道季文尧开了一家又一家公司和厂子,也不是很明白里面门道,还是付丽娜嘴直:“你租车给工地用,一个月能租多少钱哪?”

  “一万多块吧。”

  “三十多辆车才一万多块,是不是少点儿啊?”王秋容觉得这买卖不是很靠谱儿。

  “不是,我说是一辆车一个月租金是一万多。”季文尧笑着解释。

  “啊,这么多!那我们家也弄两辆出租行不行?我回去跟我老公商量一下,那车多少钱一辆?”付丽娜不愧是生意人,脑子转得就是。

  “丽娜,人家文尧初次来,你怎么就提这些,吃饭吧,以后有机会再说。”王秋静不乐意了,这是自己女儿对象,哪能让别人占便宜,就是有想法也得过后求着自己不是!

  “这没什么,都是举手之劳,车3到5万之间都有,看牌子。”

  众人一时都惊呆了,就按便宜3万一辆算,那三十多辆是个什么概念,这个季文尧不是一般有钱哪,那他们是不是也低估了砖厂收入啊,想问但又不好意思问。

  “刚才说了我来就是想让长辈们放心,要是还有什么疑虑就管问,我都会据实以告。”季文尧非常好说话,也不介意透露自己身家。

  “那砖厂利润高不高啊,还有你说你开了递是不是就网上购物那种送货公司?”付丽娜一听季文尧这么说一下子都问了出来。

  王秋静虽然觉得自己这个外甥女太鲁莽了,可也问出了自己心声,方才听着那些车已经有些晕了,不知道季文尧还有多少财产。

  季文尧喝了口茶水才慢条斯理地回答:“我那两家砖厂投资都千万左右,月利润我记不得太具体数字了,每月大概能出两辆车钱吧,至于弟公司可能我没表达清楚,我做是国际航空货运,不是国内城际之间那种物流递。”

  桌上又是一片静默,王秋容又想起一个问题:“那你多大了?”

  “我今年32了。”

  比自己儿子还小一岁呢!王秋容脸色一下子暗淡不少,自己这个老妹妹虽然没有儿子,可真要找了季文尧这么个人中之龙女婿,那可真是把自己压到脚底下去了。

  再看自己儿子,连套房子都负担不起,一时也就提不起兴致说话。

  反观王秋静老两口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儿,原来这个女婿不是一般有钱哪,真给他们争脸!

  杨君虽然有些奇怪季文尧今天表现与平时沉稳不大一样,可听了这番介绍后也傻了眼,她以为只有闻中才能见到这种人,季文尧应该是个亿万富翁了吧!

  季文尧说完就有意无意地瞟了林安逸几眼,他一般是不会像今天这么张扬自己财富,可他就是想让林安逸听一听自己现有多少钱,是什么身价。

  当初她因为嫌自己穷甩了自己,现应该是她追悔莫及时候了!

    评论中心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