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五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1 23:22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当然也震惊于季文尧富有程度,可是却觉得这人有些过于显示自己了,没必要他们面前将些自己家底儿说得这么清楚直白,这人性格未免有些张扬。

  她倒是很羡慕杨君能找到个条件这么好对象,不过她感觉像季文尧这么年轻又有钱人也不是一般人能看得住,尤其季文尧还是个生意人,平时交际应酬时候,那些外面女人还不得跟蚂蚁见着蜜似往身上爬啊!

  现她关心是大家怎么又都不动筷了,自己从早上忙到现已经很饿了,又难得能吃顿好,还想趁今天解解馋呢,所以一时看着桌上好菜好饭有些着急起来。

  这女人倒是真沉得住气啊,自己说了这么多,她还只是盯着桌上饭菜,脸上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季文尧做生意这么些年,什么人没见过,但这种情况下能做到像林安逸这么镇定自如还真是不多,这女人倒是真要让人另眼相看了。

  “那个……,大家都赶紧吃吧,菜都凉了。”付丽佳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可场面也不能这么冷下去。

  付明皓见大姐说话了,也跟着打圆场:“是啊,吃吧,这些菜可是安逸从大清早忙到现才做出来,大家捧捧场,别辜负了她一片心意!”

  众人听了都纷纷夹菜吃了起来,气氛也慢慢变得自然了。

  “文尧,我表嫂做菜不错吧?”杨君给季文尧夹了块儿排骨甜笑着问。

  “味道一般,不过重要是心意。”说完就似笑非笑地看向林安逸。

  林安逸有些局促地放下筷子说道:“我手艺确实一般,今天也是勉强做了这些菜,要是不太合口味那再做些别吧,不知道季先生喜欢吃什么。”

  到别人家坐客哪有说话这么直接,就是不好吃,好歹也应该客气一下才对嘛,林安逸只敢心里腹诽季文尧言行,面儿上却还是陪着笑。

  “我今天来觉得跟二姨还有家里人特别投缘,所以说话也就直接了点,而且我意思是这菜里包含了表嫂心意,这才是难得,表嫂千万不要误会。还有以后叫我文尧就好,叫先生就太见外了!”要装大家就一起装吧,看这女人能装到什么时候,季文尧越看林安逸一副故作委屈样子就越来气。

  “还是文尧会说话!安逸,你手艺我们都是知道,别这么小家子气,文尧是没把我们当外人。”王秋容埋怨地看了林安逸一眼。

  林安逸见了婆婆眼色立即就不再吱声儿了,只是低头吃饭。

  付明皓见状给林安逸夹了不少菜到碗里,低声说道:“怎么不吃菜,光吃饭?你别理我妈说,她什么性子你还不了解吗?一会儿我给你赔不是!”

  林安逸有些窝心地抬头看着付明皓笑了,还是自己老公心疼自己,只要他们夫妻两个人不分心,就是自己受点儿委屈也没什么。

  这算什么!自己面前秀恩爱?季文尧冷眼看着相视而笑两个人,心情不好了,于是轻笑一声说:“今天二姨这么热情招待我,我心里很感激,改天我请大家吃饭,到时把两位姐夫也都请过来,算是表达我谢意吧。”

  “那敢情好,咱们也能见见世面了。”付岩几杯酒下肚说话就有些大大咧咧起来。

  众人听了也都笑了,王秋容是高兴:“没想到文尧和我们家人这么亲近,哪里还用说什么谢字,就当亲戚一样常来常往才好。”

  “这是自然,我见了二姨就觉得特别亲切,像是见了自家长辈一样,以后一定常过来看您,下回我给您带点儿礼物过来,也给大姐、二姐带些养颜补品。”

  “哎哟,哪能让你这么破费,你钱也不是白来,还不是辛苦赚来?”王秋容被季文尧说得心花怒放。

  同时也得意地想着,就算是你王秋静女婿又怎么样,要是季文尧能和自己处得跟亲娘俩似,以后自己也一样被孝敬!

  存了这分心,王秋容对季文尧就是热情了。

  “哪有破费,也都是别人送,不过东西确实是好,我抽空儿给您送来。”季文尧给自己创造了再来付家机会。

  王秋静横了自己女儿一眼,心说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女婿对自己还没这么亲热呢,怎么就没完没了捧着二姐,她才是季文尧正经八百丈母娘啊!

  杨君也不是很明白,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感觉季文尧不是个特别热情人,怎么一到二姨家就像变了个人似,难道还真是和二姨投缘?

  一顿饭季文尧和王秋容母女三人带动下吃得也算是热热闹闹,不过刚一吃完饭王秋静就不愿意多呆了,直说家里还有事儿要回去,季文尧也没说别,站起身要送他们回去。

  付家人浩浩荡荡地送下楼来,眼带艳羡地看着杨家人坐上车走了,王秋容叹道:“这人命还真不好说,平时看杨君那丫头心高气傲,没想到真就是个阔太太命。”

  “妈,现说什么都太早了,谁知道后怎么回事儿呢,我看文尧跟您比和老姨亲近多了,咱们家和他处好了也一样,到时有什么事儿也不用求着杨家,文尧自然也会帮忙。”付丽佳也看出了些门道。

  王秋容一听就乐了:“也是,你说文尧怎么就这么和我投缘呢,你们看没看见刚才你们老姨那脸色啊,本来今天是来显摆,没想到一点儿便宜没占着!”

  一家人说说笑笑地上了楼,进了屋林安逸看着一大桌烂摊子开始发愁,不过也只是叹了口气就动手收拾起来。

  不大一会儿付明皓就过来帮忙了。

  “你歇会儿,我收拾就行。”

  林安逸笑着摇了摇头:“你妈烦你进厨房,你帮我把这些都拿到厨房去就行了。”

  付明皓悄声说道:“那一会儿我给你按摩解解乏。”

  “你今天不去上班没事啊?”

  “没事儿,明天出差,经理一般不怎么管我们业务这边人,不太过分就行,业绩才是重要。”

  “明天又要去啊,这回怎么时间间隔这么短?”付明皓这才刚回来一天。

  “那边有一家规模不小超市同意让货上架了,我得去巩固巩固,不能让事儿出差错。要是成了,提成可不少,不过怎么也要两、三天时间才能回来,你等我好消息吧!”

  付明皓边说边帮林安逸把碗筷送去厨房,果然刚进去就听王秋容喊了:“明皓,你个大男人没事儿少进厨房,那不是男人干活儿,省得将来没出息!”

  林安逸给付明皓使了个眼神儿,意思是“我没说错吧?”。

  付明皓迅速亲了下林安逸就回客厅陪父母和两个姐姐聊天儿去了。

  第二天付明皓起了个大早就出门儿了,他这一走林安逸虽然觉得家里少了主心骨和可以说话人,可是至少这两天可以清静一下,不用履行夫妻义务了!

  林安逸觉得自己现过得虽然有些累,不过好夫妻一心,生活也有个盼头儿。

  可夫妻之事上也不知怎么就是害怕,也提不起兴致,像书上写那种、感根本无从体验,有时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她倒想解决这个问题,却感觉无从下手,只想着要是怀了孩子就好了,起码能轻松好长时间。

  到了单位林安逸就听李玲说他们这班来了个同事,原来刘静不干了,这也很正常,不过还是好奇这个来小姑娘是个什么性格。

  等见到来同事后,林安逸就有些吃惊了,怎么是个大老爷们儿!他们这儿虽然也有男,但都是年轻人,这儿先站个脚儿,等找着其他工作就不干了,哪有这个一看就3多岁大男人干这个!要是没成家还好说,要是结了婚这儿就凭这点收入哪能养家啊!

  虽是这么想,也没表露出来吃惊,只是笑着打了招呼。

  还没等到下班呢李玲就开始和林安逸八卦了:“小林姐,来孙鹏是销售部经理外甥。”

  “邹经理外甥怎么会跑来做这个,邹经理好歹是他舅舅怎么不跟他说说工作性质啊,孙鹏结婚没?”林安逸有些好奇。

  李玲神秘一笑:“我刚才用内线从销售部打听到。孙鹏儿子都四岁了,自己没什么能耐,一直家里呆着没工作,不过听说他媳妇儿倒是挺能赚钱,现可能是有些矛盾,所以把他安排这儿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这事情就能解释通了。

  等到下班时林安逸车站等车,突然发现站牌儿底下站着那人正是孙鹏,想了想还是过去打个招呼,要不以后天天都这儿等车不说话也不太好。

  “孙鹏,你也这儿坐车啊?”

  孙鹏戴了副眼镜,人看着挺斯文,听见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先是一愣,仔细看了看林安逸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今天刚来,人认得不全,你是……”

  “我姓林,叫林安逸。”

  “哦,你好。”

  “不用这么客气,你家哪儿啊,等几路车?”

  等孙鹏报了地址,林安逸笑了:“咱们两个是一起下车,不过你家比我家远,这可好了以后下班我就有伴儿了!”

  林安逸是真高兴,这下上夜班时候就不用怕了。

  孙鹏也笑了:“那正好,以后一起走吧,要不夜班你一个人确实挺危险。”

  车来之后,两人一起上了车,因为不算熟林安逸也只是给孙鹏详细介绍了些业务上事情。

  下了车,孙鹏和林安逸一起走到她家小区门口,道了再见就顺着道又往前走了。

  林安逸乐呵呵地上了楼,还没开门就听见屋里面一片欢声笑语,但并没有麻将声儿。

  拿钥匙开了门就见客厅小茶几上放满了东西,王秋容和两个女儿脸上都红扑扑,一看就是乐。

  关上门,林安逸边看茶几上东西边问:“妈,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表嫂回来了?”

  林安逸闻声抬起头,只见季文尧正站过道那儿冲自己笑呢!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