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八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2 23:50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帮弟弟布置完现场就又打车往这边赶,进了包房一看这么一大桌子人还真有些怯场,站门口也不知道说什么。

  季文尧看着有些狼狈林安逸想:这女人钻耗子洞去了?不但一脸汗还一身灰,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过还是温和地说道:“表嫂这是忙什么去了,坐下歇歇吧。”

  林安逸这才步走到付明皓身边坐下,旁边付丽娜斜眼看着林安逸说:“弟妹,你就是帮你弟弟干活儿去了,好歹也洗洗干净再过来,这么多亲戚你也不怕人家笑话!”

  林安逸脸一下子就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付明皓不乐意了:“二姐,你这么说安逸就不丢脸啦,有事儿回家说。”

  付丽娜这才扭过头不再看林安逸了。

  林安逸也觉得自己满头满脸灰太脏了,有些坐不住,就借口去洗手间想收拾一下。

  过了洗手间把脸洗了,这才感觉清凉一些,又顺了顺头发就出去了。

  结果刚走到拐角就看见季文尧正往这边走过来,想来也是要去洗手间,想打招呼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尴尬地站原地。

  季文尧走到林安逸面前停下脚步看着她不说话。

  林安逸就慌了,也不敢抬头看他,只小声儿说了句:“我先回去了。”然后就想走。

  “你怕我?”没想到季文尧却突然发问。

  林安逸抬起头奇怪地看了眼季文尧,自己顶多就是不自,哪谈得上怕呀,于是摇头否认。

  “不怕?”

  “不怕。”林安逸回答得很肯定。

  “既然不怕为什么总躲着我呢?”

  “哦,你别介意,我只是觉得没什么话说,有点不自,并不是故意躲着你。”林安逸解释着。

  没什么话说?这女人居然敢对自己说这种话!

  “原来是和我无话可说,林安逸,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季文尧生硬地说完这句话率先转身回了包房。

  他不是要去洗手间吗,怎么又回去了?还有怎么也不叫自己表嫂了?这人说话真是让人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就无药可救了!

  林安逸慢吞吞地回到包房时,就见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只听公公付岩正问:“文尧啊,这正说得热闹呢,怎么突然就要走了?”

  季文尧正笑着说:“我看表嫂好像很累,也坐不住,还是改天再聚吧。”

  这时一个饭店主管打扮人带着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走到季文尧身边说:“季总,您一共消费86元,你我们这办了张五万元卡,赠送您2元,所以一共是66元。”

  季文尧也不看账单,直接从那人手里接过卡对杨君说:“我送你们回去。”

  然后又对其他人说:“大姐夫、二姐夫开车来吧,一会大厅里等会儿,我让人找代驾,二姨他们还是坐原来车回去。”

  说完就拉着杨君先走了。

  杨君心里甜得很,季文尧几乎从没有对自己有过亲密动作,今天这么主动拉自己手,是不是代表他也挺喜欢自己,那以后她要不要主动一点呢。

  王秋静见状急忙拉着老伴儿也跟着出去了。

  付家一群人这才也陆续往外走。

  到大厅时等了不大一会儿代驾就都过来了,大家一起往外走就见门口停着两辆车,季文尧先让杨君一家三口上了车,又和付家人道别就走了。

  付家一大家子有些发怔地看着那车走了,半天才回过神上了来时车。

  到了家谢过季文尧司机,说了一堆客气话,付明皓递过一盒烟,那司机也没要直接开车离开了。

  上楼进了屋王秋容脾气就再也忍不住了,手里东西一摔就大声指责林安逸:“你说,我事前和你说过没有,让你务必去吃这顿饭,你可好就非要跟我对着干!你要是一定要帮你娘家弟弟我也不管,那你就干脆别来!自从你来之后,气氛就没好过,扭扭捏捏地装什么大小姐,这下你高兴了吧,本来热热闹闹,你看文尧那脸色都让你气成什么样儿了!”

  “妈,这关安逸什么事?安逸也没说话,哪里就惹到季文尧了,再说林旭要安逸帮忙也不是头一回,您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就是不说话才气人,你是哪儿见不得人,除了躲着就是发呆,怎么就不会捧着说几句?你二姐夫业绩还等着人家帮忙呢!你知道做白工帮你弟弟,怎么就不能开开尊口帮你二姐家一把,季文尧那么有身份、有地位人,请咱们吃饭那是没把咱们当外人,要不凭什么请你吃一顿饭就花八千多?人家这么破费,结果你倒好爱搭不理,连个笑模样儿都没有,这要是给我早就翻脸了,欠你啊,花钱还要别人看脸色!”

  听着婆婆教训,林安逸只能忍着,她知道如果自己顶了嘴,王秋容是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再把两个姑姐叫来就说不清了。

  “好啦,时间也不早了,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过,安逸,我这个做公公本不应该多说,可你今天确实太不知进退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可别把亲戚都得罪光了。”付岩说了这么一句。

  王秋容又说了几句才和老伴儿回屋去了,关门时摔门声音很大。

  付明皓看着自己媳妇儿含着眼泪站那儿,也是一阵心疼,他也难做,既不能顶撞父母,又不想林安逸受委屈,可这两点根本不可能平衡。

  于是叹了口气搂着林安逸回房,两人坐床上,付明皓才说:“安逸,我一定努力赚钱,争取能买上房子,你就不用再受气了。”

  林安逸擦了擦眼泪说:“我真不知道哪儿得罪季文尧了,可他就是看我不顺眼我也没办法,我去不去都是错,还能怎么办?房子哪是说买就买,咱们俩一个月才能存多少钱,别说房子,连个厕所都买不了。”

  “我也没说一下子买,咱们先把首付攒出来,宁可还贷款也要出去单过,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总让自己老婆受气哪行!”

  林安逸听完就笑了:“你有这份心就行了,慢慢来吧。”

  之后两人分别出去洗漱了,躺床上付明皓又哄了林安逸几句就都睡了。

  过了好几天王秋容才算是消了气,也不再给林安逸脸色看了。

  因为经常和孙鹏一起下班,时间一长林安逸也就基本知道了孙鹏家情况,原来孙鹏爱人也是个老师,两人很早就认识了。当初是看着孙鹏老实才同意结婚,但没想到孙鹏老实过了头,换了几份工作都吃不开,后只好托亲戚找了现这份工作才算适应。

  可一个男人不能养家,就算老婆没怨言,丈母娘也不干哪,自己女儿比女婿挣得多,家里全靠女儿支撑,孙鹏岳母就有想法了,前几天孙鹏没来上班就是因为家里又闹腾起来了。

  “本来我媳妇儿态度还行,可是这几次吵闹下来也确实伤感情,我是真不想和她分开,孩子还这么小,但我不能挣钱养家也是事实。”孙鹏一脸愁云。

  林安逸也替孙鹏愁,本以为自己就够难了,没想到家家都有本难念经,孙鹏作为一个男人比自己面临压力大。

  自己也就是处理不好婆媳关系这个千古难题,不过好歹付明皓比孙鹏能力强很多,想到这儿林安逸觉得自己应该知足了。

  “你先把你媳妇哄好,工作再慢慢找吧。”林安逸劝孙鹏。

  孙鹏苦笑:“我这性格是真没办法,要是能行也不至于弄到这种地步了。”

  两人下了车,到林安逸家小区门口就分开了。

  林安逸进门就见付丽娜正和婆婆聊得起劲,于是叫了声二姐。

  “你回来啦。安逸,我妈都这么大岁数了,你以后说话办事儿多注意些,要是真气坏了身体,还不是大家都跟着急?我们正商量呢,上次文尧说了要你姐夫那儿存款,到现也没个信儿我就给文尧打了电话说请他吃饭,结果人家死活不去,只说要是二姨家吃顿家常便饭就来,要是我们花钱请他那就算了,你姐夫听了直佩服文尧为人呢,说这才是真心想帮忙实亲戚。”

  那就是又要来家里吃饭了?林安逸现都些怕见季文尧。

  果然付丽娜又说:“这次请文尧来,本来考虑你性子想不用你家,可后来我和妈一商量,上次不愉主要是因为你怠慢了人家,所以这次你还真必须把这个事儿给转回来,算二姐求你,这回要是文尧来了,你多说两句软话,态度好一些,估计文尧也就不计较了,你看怎么样?”

  难道就因为自己没像其他人那么奉承,所以才得罪季文尧?那这个季文尧生意是怎么做那么大啊,心理这么脆弱!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自己把这个罪名儿摘掉以后也就不用受埋怨了。

  想到这儿林安逸就说道:“妈、二姐,你们放心吧,这次我一定好好招待他。”

  王秋容脸上带了些笑容,可嘴里却说:“这个也不是一教就能会事儿,你别再弄出乱子就行了。”

  等到付明皓回来时候,林安逸就和他说了这件事。

  “王姐和二姐夫就是见钱眼开,他什么时候来咱家?”

  “你二姐是生意人,难免重利,应该是这周五晚上,因为我休息。”

  付明皓听完就说:“那你这次就好好表现吧,正好我不家,乐得轻松!”

  “你这话奇怪,与你又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是看你不顺眼。”

  付明皓叹气:“是我看他不顺眼,人家比我还小一岁呢,可你看看我和他有可比性吗,每次一见他我心里就不舒服,我老姨还总故意拿我作对比,我比你还难受呢!”

  林安逸想想也是,这是男人自尊和面子问题,这个季文尧还真是她和付明皓克星啊。

  到了周五,林安逸都没敢自己下厨,一狠心去饭店订了一桌菜回来,这样总不能再挑自己手艺毛病了吧。

  饭桌依然还摆中间那个屋子里,王秋容看了满桌子菜满意地笑了,又嘱咐林安逸一会儿机警些,林安逸也不明白是怎么个机警法儿,但也痛地答应了。

  又过了一会儿付丽娜和她老公也来了,还带了两瓶好酒,付岩见了酒才真正高兴起来。

  六点时候季文尧终于来了,林安逸将拖鞋摆季文尧脚下,深吸一口才抬起头微笑着说:“文尧,你来啦!”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