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2 23:58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出去之后,季文尧也没什么心思再吃这顿饭了,只是又应付了一会就准备告辞。

  正好王秋容三人也觉得付岩今天表现太丢人,所以也没挽留只是再三拜托存款事情就送季文尧下了楼。

  季文尧也没让司机来接,自己坐了出租回去。

  到了家季文尧简单地洗漱之后就躺了床。

  一时也睡不着,季文尧下意识地又回忆起刚才付家发生事情,自己肯定不是还对林安逸有感情,只是喝多了酒,有些意乱情迷罢了。

  既然确定了这是个意外就不想再过多纠结了,可没一会儿发现脑子里又开始想林安逸自己怀里感觉时,使劲捶了下床坐了起来。

  还是找个时间跟林安逸说清楚吧,这样也能摆脱六年来一直困扰自己心结,以后也不用再去付家了,他季文尧和林安逸生活也会再次成为平行线,从此互不来往!

  做了这个决定后,季文尧心里好过许多,没过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林安逸捧着自己头一点一点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现全身都疼,尤其是头疼得都不敢动弹,穿上拖鞋蹭到抽屉旁找了止痛药,也没用水直接咽了进去。

  看看时间才六点零五分,于是又慢慢地回到床上躺下,昨天自己真是二得可以啊,一口气喝了一整杯高度数白酒,还好季文尧答应不再为难自己了,要不这罪不是白遭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头疼症状缓解了不少,林安逸便开始起来洗漱收拾准备上班。

  刚出房门就听对面房间里传出公公和婆婆吵架声,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吵起来,也不想知道,于是抓紧时间换好衣服就放轻脚步开了大门上班去了。

  出了门一看时间还早就去附近小摊吃了油条豆浆。

  刚坐上公交车手机就响了,是自己母亲打来,这么早能有什么事儿啊,接了电话林安逸就问:“妈,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安逸,你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来看看,是不是你婆婆又为难你了?”林安逸母亲杨桂珍语气不是很好。

  “妈,您别多想,我挺好,是赶上近事儿特别多才没时间过去,等过两天我休息时候就回去一趟。”近休息时间都忙着季文尧事情了,还真是挺长时间没去看爸妈了。

  “那行,你过来,有事儿还要和你商量。”

  “知道了,妈。”

  林安逸放下电话,想了想家里应该没什么大事儿,也就不是很意。

  到了单位时间还早,一看孙鹏也来了,林安逸就问孙鹏怎么来这么早。

  “唉,不爱家呆着就早点出来了。”

  “你家里事情还没解决啊,那你平时休息也不家里呆着?”

  孙鹏又叹口气:“也谈不上解决没解决,我赚不到钱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你说对了,有时能休到周六、周日时候,我都是外面晃,晚上才回家。”

  林安逸好奇地问:“那你都去哪儿啊?”

  “我比较爱好摄影,买不起好相机,拿一般凑合着,挨个公园溜达解闷儿呗。”

  林安逸听完脑子灵光一闪有了个主意便说道:“孙鹏,我有个想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我弟弟是做婚庆,偶尔也能揽些额外活儿,我和他商量下有机会让你兼职去婚礼现场拍照,你看行不行?”

  孙鹏立即兴奋地说:“那太好了,要是真能行话,我可要好好谢谢你了!”

  林安逸说那就等自己回娘家时候和弟弟商量一下,孙鹏笑着说好。

  季文尧将车停路边等杨君下班,坐车里一直想着怎么能找个机会和林安逸单独谈谈,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有什么比较好机会,开了车窗,有些郁闷地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请问您是杨君杨老师男朋友吗?”

  季文尧往车窗外看去,只见一个浓妆艳抹女人站那儿冲自己笑,于是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我是杨老师同事,也是她好朋友史桂萍,您好。”史桂萍自我介绍着,同时也觉得近距离看时这个男人显成熟英俊,自己虽是男人堆儿里混得多了,可也不免心跳加速起来。

  季文尧一听对方是杨君朋友为表示礼貌便打开车门出来打招呼。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史桂萍腼腆一笑问道。

  “季文尧。”

  “季先生,杨君有事儿可能还要忙一会儿才能出来,您不介意我打扰您一会儿吧?我听杨君说您是做大生意,我有个表弟家里也算有点闲钱,想投资做点小买卖,不知道季先生是做哪一行,能不能提些建议?”

  季文尧也不好拒绝,只是简单滴提了自己砖厂生意,没想到史桂萍表现得非常有兴趣,仔细地打听起具体操作流程,又问了投资和收益,季文尧只是敷衍地说了个大概。

  杨君因为有些事耽搁了,弄完时就急忙收拾东西小跑着出了校门,怕季文尧等得时间长了着急。

  出了校门四处望了望,一眼就看到季文尧那辆了,然后紧跟着心里就是一沉,只见季文尧微笑着站车旁边,而史桂萍正不知说些什么,身子都贴上季文尧了,脸上却带着平时很少出现端庄。

  杨君缓步走了过去,只听史桂萍柔声说着:“文尧,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改天我请你吃饭,到时我再详细请教一下。”

  季文尧一抬眼就看见了杨君,于是也没回答史桂萍邀请,只是说:“杨君过来了,史老师我先过去了。”

  杨君见季文尧撇下史桂萍朝自己走过来心里才算好过些,可对两人这么长时间一直聊天又感到有些不能释怀,只是下意识地挽上季文尧胳膊,理也没理史桂萍上了车。

  季文尧能感觉出杨君闷闷不乐,打开车门扶着她坐进了副驾驶,才绕过车头也上了车,又和还站原地史桂萍说了声再见就发动车子开走了。

  史桂萍看着季文尧车子离开,嘴边泛起了笑容,虽然季文尧刚才只是大概说了个大概,可她已经判定出这男人绝对不是一般有钱,杨君凭什么能有这么好男朋友,她配么!

  季文尧开着车偏过头看了眼杨君问:“怎么了,什么事不高兴?”

  “我没不高兴。”杨君低声答道。

  季文尧听了便不再多说,他是不喜欢女人无缘无故发脾气,于是只等着杨君自己想清楚了再说话。

  果然没一会儿,杨君忍不住了:“你怎么会和史桂萍一起?”

  原来是这个原因,女人都这么小心眼吗,对自己同事和朋友也猜忌?

  “你是说史老师?她不是你同事吗,我等你时候她走过来主动和我打招呼,说你们平时挺要好,我就和她聊了两句,她表弟想投资做生意问我一些事情。”季文尧好脾气地解释。

  杨君听了低头不语,半天才小声儿说:“她是我同事,但平时根本没来往,她表弟做什么工作完全看她想认识谁。”

  季文尧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杨君要表达意思了,于是笑了:“你有话怎么不直说,这么委婉地表达,要是我反应不过来可怎么办?”

  “我哪能因为她和你说了几句话就贬低人家,可是不说又害怕,所以只能这么说了。”杨君还是没抬头。

  季文尧笑着摇头:“杨君,我们既然要好好相处下去,彼此信任是很重要,我要是那种见色起意人,还会去相亲吗?既然你刚才说了那位史老师为人,我就不会怀疑你,当然也不会与她有什么交集来往,你明白吗?”

  杨君抬走头眼圈儿有些发红:“我知道是我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可史桂萍真破坏了我们学校好几个老师感情,所以刚才一见她又找上你我就害怕了。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和那些男人相提并论,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把话藏心里了。”

  季文尧伸手揉了下杨君头,笑了笑没再说话。

  而这一显示亲密动作让本就红了眼圈儿杨君差点流下泪来,于是赶紧看向车窗外缓解自己激动情绪。

  两人吃了饭又看了场电影,季文尧就将杨君送回家了。

  等过了几天,林安逸上夜班之前和婆婆说自己下班时候要回娘家一趟看看。

  “你上完夜班不困哪,还往你娘家那边跑!”王秋容不太愿意林安逸回娘家,怕林安逸将自己家情况乱说,毕竟当初结婚前自己吹嘘了不少自家条件,而且订亲时还有过不愉。

  “没事儿,我回我妈那儿也能睡会儿,我妈可能还有事要和我商量。”

  “既然有事儿,那你就去吧。不过,安逸,你既然是我们付家儿媳妇了,回娘家时候就别什么都和你爸妈说,明白吗?”

  林安逸点头答道:“我知道了,妈。您放心吧,我从来不和我爸妈说家里事情。”

  于是第二天下了夜班,林安逸买了些水果和吃就忍着困坐车去回了娘家。

  进了家门把东西递给父亲就进屋躺床上歇着。

  “你买这些东西你婆婆知道不?”杨桂珍问女儿。

  “我来路上买。”林安逸闭着眼睛说,哪能让婆婆知道自己往娘家花钱呢,王秋容性子是自己往娘家花一块钱她都认为是拿了付家钱。

  “你这是刚下夜班吧?你先睡会儿,一会林旭回来了再叫你。”

  林安逸根本没听母亲说些什么,只是迷糊地答应了一声儿就睡着了。

  林安逸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发了会呆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娘家呢,她还以为公公和婆婆又吵起来了。

  打开房门只听母亲正数落弟弟:“她说话就是圣旨是不是,人家放个屁你能演一台戏,她说得轻巧,怎么成天不见个人影,回来就出馊主意,我没钱!”

  林安逸走过去问:“妈,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气?”

  “安逸,你看他这个败家样子,回来就要钱,说是姓谢那个女说了要开婚庆公司,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知道吗,张口就要1万块钱!”杨桂珍被儿子气得够呛。

  林旭站那皱着眉说:“姐,你别听妈乱说,我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吵。谢楠说我与其这样替别人跑活儿不如自己单干,而且谢楠还说要是咱们家出了这笔钱,以后结婚时她什么也不要了,房子也不用贷款买,她愿意和爸妈一起住。”

  林安逸听了便说:“这也未尝不可,你们做了这些年婚庆经验是肯定有,不过开个公司1万块够吗?”

  “其实除了房租和几样道具其他用不上什么钱,主要是谢楠还要再加上婚纱店业务,这样也算是一条龙服务,进婚纱费用高些,质量差不多都不便宜。”

  “咱们家哪个像是做生意人,这要是赔了可怎么办?”杨桂珍还是不想花冤枉钱。

  林安逸仔细想了想便开始劝母亲:“妈,我看这件事儿还是可行。婚庆公司就查想赔也有限,婚车、道具、主持人、录像什么都是现成人,也不用搭钱,有活儿联系下就行,就是婚纱也是东西摆那儿出租而已,要是干不好只能说是不赚钱,赔钱倒是赔不了多少。不过,小弟,买婚纱这点钱够吗?”

  “婚纱这个业务我不是很熟悉,但谢楠已经考察过了,说不进太贵,刚起步只买便宜往外租或者卖。”

  “真啊,那要是这样好好考虑一下还行,不过你得和谢楠说好,现把钱要去了结婚时除了酒席之外我们家是不再拿钱了,这房子也就是简单收拾一下,听见没有?”杨桂珍开始动摇了。

  林旭答应了:“是,我们早就说好了,您放心吧,我肯定不再和您要钱了。”

  杨桂珍觉得这样话还是比较划算,要不儿子结个婚可不只十万块,因为没钱买房子,儿子婚事才拖到现,可虽说这样还是有难题。

  “事情虽然是这么说定了,可是我和你爸两个工人辛苦一辈子也没攒那么多钱,只能拿出七、八万,你总不能不让我和你爸没饭吃吧。安逸,你给林旭再拿三万块吧!”

  这怎么绕到自己身上来了?三万块,自己结婚才多长时间哪来那么多钱哪!

  林安逸看着一脸热切弟弟和爸妈为难了。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