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二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7 23:49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季文尧看着一脸如释重负林安逸,却觉得自己胸口像有块大石头压上面似,让他根本喘不过气来,一直以来支撑自己拼搏奋斗下去理由突然不存了,而且被自己视为仇恨对象人却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记忆,也就是说当年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地将感情交付给了林安逸,人家压根儿没当一回事儿,他也并不是林安逸唯一交往对象,只不过候选人之一!

  又看了眼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林安逸,季文尧没再说什么,只是开车往付家方向驶去。

  林安逸也不再说话,想着命运还真是奇妙,原来自己竟然和季文尧相过亲,还交往过两个多月,没想到季文尧因为这个误会一直怨恨自己,要是这样话之前季文尧对自己态度也就有了合理解释了,不过还好有这么个机会把话都说开了,往后也就应该相安无事了。

  季文尧不时瞄一眼林安逸,却没从这女人脸上找出半点懊悔和不甘心,他这心里就不只像有块石头压着了,感觉又像加了把火似难受,但面儿上却不显,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煎熬。

  到了付家小区门口,林安逸虽然还是有些尴尬,不过感觉好多了,于是对季文尧说:“那我下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说完就开了车门准备下车,可腿还没等迈出去呢,就听季文尧语调阴沉地说:“林安逸,刚才你还不如直接承认你就是个唯利是图、爱慕虚荣女人呢!”

  林安逸没明白季文尧为什么这么说,于是回过头看他。

  只见季文尧也正看着自己,脸上虽然没什么太多表情,可眼神却有些吓人,死死地盯着自己,也说不出是恨还是怨,这下林安逸心里又打起了鼓,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转身下车就跑了。

  看着林安逸迅速消失背影,季文尧双手像要将方向盘捏碎似用力握着,只有这样才可以克制住自己内心深处排山倒海般怒火。

  自己喜欢也好,恨也好,原来都是自作多情!因为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他了,六年前两人那段相处那女人眼里狗屁不如!

  那他六年来计较些什么、又恨些什么?从相遇开始所有敌视、自得意满,现全成了无聊举动!自己冒着倾家荡产风险借债搏命做生意,兢兢业业、不分白天黑夜地吃苦奋斗又所为何来?

  表错了情、会错了意,这就是林安逸今晚让他季文尧明白唯一一件事!

  比之六年前,不对!是自从他功成名就之后,除了林安逸曾植入他心中自卑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轻易撼动自己情绪,但今天恰恰是同一个女人,给了他甚于之前一切侮辱和伤害!

  “林安逸你欺人太甚!”季文尧恨恨地看着付家方向喃喃自语。

  林安逸一路小跑着回了家,进门后发现公公婆婆都房间里就赶紧回了自己房间。

  还好付明皓家,正躺床上玩手机呢,于是也顾不得其他立即说:“你别玩了,这回可要出大事儿了!”

  付明皓退了游戏,翻个身问道:“怎么啦,你喘得这么厉害,有人追你啊。”

  林安逸也不打算说季文尧事情,因为说出来往后大家都尴尬。

  “我这是急,今天我去我妈那儿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为什么没存下钱了,我妈和我小弟一听就火了,估计要来找你爸妈理论。”

  付明皓听了立即坐了起来。

  “这可不得了,你怎么就都说了呢!”

  “我也没办法啊,我拿不出钱,我妈和小弟就认为是咱们有钱不肯借,一直说我,后来我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又逼着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只能说了?”

  付明皓长叹了口气:“你这性格就是太软弱了,别人稍微一施加点压力你就立即妥协,也幸亏你什么儿从来不往心里去,要不早就病得起不来了。行啦,既然已经这样儿了,该来总得来,要不也是我们家亏欠你们家,再说什么也没用,等着吧。”

  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着急呀!公公婆婆都是要脸要面儿人,要是自己娘家人真找来,那可有得瞧了!

  “别想了,早晚都得有这么一场是非,洗洗睡吧。”付明皓虽是这么说,可自己也是再也睡不着了。

  两人躺床上各怀心事,林安逸为两家关系犯了会儿愁,思路就转到季文尧身上去了。

  细细品了品他说后一句话,还是没明白季文尧为什么这么说。

  然后又认真回想着当初情形,慢慢地脑子里有了些雏形。

  那时自己确实和一个做it行业人相过亲,但相处情形只记得个大概,倒是那条项链让她印象深刻。

  又想了想当初季文尧打扮,恍惚有些印象,只能说季文尧变化太大了,那时他给应该没有现这么惹眼。

  唉,这人一有钱就什么都变了,形象气质跟换了一个人似,果然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可自己也不算甩了他吧,这种相亲处几回觉得不合适,让介绍人帮忙说下分太平常了,季文尧至于这么讨厌自己还介怀到现吗?人哪,心还是宽点儿好,要不难受还得自己。

  不过自那天起,林安逸看见婆婆王秋容时候心里就有些发虚,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就是变得成哑吧了。

  又过了几天也没见自己娘家那边儿有什么动静,于是又稍微放松了下来。

  可也就是放松了一天而已,林安逸母亲带着林旭就找上门来了。

  林安逸下班回家时候,屋子里正吵得不亦乐乎。

  “我说亲家,你也是有儿子人,说话不用这么冲,将来你做了婆婆未必就比我强呢!”王秋容话说得轻松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不是替我女儿争你们家什么东西来了,我就想问问当初说得好好儿什么也不用他们两口子管,怎么现就变了调,一个月就要给你们家8块钱了!他们两个人一天能家多长时间,能用你们家什么,又能吃多少东西你要8块?不过这不是钱问题,关键是你们老付家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儿!”杨桂珍问得理直气壮。

  林安逸见付明皓没场,应该是还没回来,于是赶紧过去拉着自己母亲说:“妈,您怎么还真过来了,别吵了,先回家去吧。”

  杨桂珍甩开女儿手,气乎乎地说:“你嫁给他们家,心也向着他们了?我带你弟弟过来只是来说理,你看看你婆婆把女儿、妹妹还有外甥女儿全找来了,这是想打群架怎么着?我不怕,今天不把事情弄个明白,没个交代,大家就都这儿耗着!”

  “亲家大姐,你别生气,有话慢慢说,都是上年纪人了,身体重要。”王秋静笑呵呵地劝着,神色间带着些得意,今天这热闹有得瞧了。

  这时王秋容也不客气地故意笑着说:“你哪是为你女儿来,你儿子刚才不是说了要开婚纱店用钱吗?分明就是来我们家借钱,借不到就开始撒泼了。借钱可以,起码有个好态度,以为这样儿我就怕了你们,就能把钱乖乖地拿出来借你们了?”

  “就冲你这句话,那我也顾不上你们老付家面子了。我不和我女儿、女婿要钱,我现还就光明正大地和你们两口子要钱了,2万块痛儿给我拿出来!”

  这话一出口,付岩还有王秋容脸色都变了,就连付丽佳和付丽娜也都跟着不自起来。

  杨君听到这儿也觉得杨桂珍有些过分,借钱哪有这么横,但她一向不爱参合这种事,即使不高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阿姨,借钱您只说借钱事儿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哪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

  “你懂什么,这是他们老付家欠我们林家,你问问你这个二姨,当初定亲时候说好给3万块礼金。结果可好,等他们两个登完记你二姨百般找理由说家里没钱,3万礼金只给1万,打了2万欠条儿,你们也打听打听有他们家这么干没有,我也是后悔怎么就先让安逸去登记了呢,要不还至于到现受这个气?”

  王秋静和杨君都听呆了,看付家人没人反驳,可见这事儿是真了,不过他们付家不至于这么穷啊,这种事儿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林安逸见母亲到底把这事儿当众说了出来,知道再也没什么可挽回了,只好站一边不再说话了。

  付丽佳先挺不住了,咬着牙说:“您不用再说这件事儿了,我现就给您取钱去!”说完拎着包儿就要下楼。

  “姐,我和你一起去。”付丽娜狠狠瞪了王桂珍一眼跟着付丽佳下楼去了。

  “真是没家教!”

  杨桂珍看见付丽娜瞪自己便说了一句,然后又对王秋容和付岩老两口说:“我话也摞这儿,我杨桂珍不会和我女儿要一分钱生活费,就是将来有用钱地方儿也是借。不但借,我们还领这个情,可不像你们家还钱跟要命似,还对别人怀恨心!”

  杨君站旁边都有些替二姨家脸红,这事儿办得可真差劲。

  王秋容是恨极了杨桂珍居然让自己这么没面子,也怪自己为了撑场面把妹妹和外甥女儿都找了来,这以后自己妹妹面前可真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不过也想找回些脸面,于是开口说道:“当时也是因为丽娜做生意要进货,所以钱都借给她周转了,就算要生活费不也是给他们攒着,将来不还是他们?既然都不领情就算了,安逸你听好了,从今天往后我和你公公不会再要你一分钱,你我们家白吃白住就行了!”

  二姨这话说得也太没道理了,表嫂是嫁给表哥,怎么能这么说呢!

  杨君暗自皱着眉头看了王秋容一眼,转而想到季文尧对自己好,一时又想女人还是应该找个有些经济实力男人,这样才不会像表嫂一样受气。

  她虽然不常来二姨家,不过也经常听母亲说起表嫂二姨家任劳任怨地干活,被人支使,还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找这样婆家,现看着林安逸受委屈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样子,再对比自己,心里加同情起林安逸来。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们付家娶我女儿回来,是等着她来养你们全家?我告诉你们……”

  “妈,您别说了,我求您了!”林安逸再一次制止母亲,不想再这么无休止地吵下去。

  正僵持时候付明皓和两个姐姐一起回来了,进来就对杨桂珍说:“妈,这事儿谁也不怨,都是我没能耐,没照顾好安逸,您要怪就怪我。小弟开婚庆公司这个事儿安逸早就和我说了,我应该早把钱给您送去,您看我面子上就别计较了。”

  杨桂珍看着态度诚恳女婿,心里直叹气:付明皓人是不错,可安逸不是只和这一个人过日子啊,付家人除了自己这个女婿,哪个是省油灯?女儿性格一直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一点儿脾气,也就是心宽要不早就委屈死了!

  虽然心不甘,可也知道女儿既然嫁进了付家,再说什么也都没用,只好借着女婿这个台阶下来了。

  “明皓,安逸可是你自己老婆,我这个当妈就是再心疼也是白搭,只盼着你能多照顾她些,让她少受些气。要不是看着你爸妈办事儿太不像话,我也不能就这么过来,我能不知道我走之后还不是安逸被你们家数落?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回去了。”

  杨桂珍说完就拿起付丽佳放桌上信封,又看了看自己女儿就准备往外走。

  “您不数数钱够不够?还是当面儿点清为好,到时真出了什么差错儿,可没人担这个罪名!”付丽娜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要是真不想还钱,就算当面儿点出差错来也兴许能说成是提款机出毛病呢!”杨桂珍说完横了付丽娜一眼就带着儿子走了,付明皓跟着送出去。

  “哼,这什么世道,做儿媳妇领着娘家人来婆家闹事儿,真是够丢人现眼!”

  王秋容气呼呼地回了房间,经过林安逸身边时还故意撞了她一下。

  公公付岩也生气地教训起人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妈来闹事儿,你不能提前说一声儿,我就说你这孩子不明白事理!”

  杨君这时劝道:“二姨夫,既然没事了我就和我妈回去了。”

  付岩点点头也没心应付她们。

  杨君和母亲下了楼就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坐进车里王秋静就说:“我看安逸也真可怜,今天明明不关她事儿,你看你二姨这一家都拿她出气。你以后可不能这么老实,要为自己多着想,听见没有?”

  “妈,我和表嫂处境不一样,哪能做比较呢!再说,文尧又不像表哥那样没出息。”

  “你表哥也不是没出息,只是能力那儿摆着呢,有什么办法,又护不住媳妇儿。不过,你说得对,你表嫂和你根本没法儿比,我女儿命好,将来是做阔太太命!”

  听母亲这样一说,杨君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却高兴,每一次与季文尧相处她就觉对他感情就又深一分,真希望自己能与季文尧执手一生。

  “对了,你这几天怎么下班也没和文尧出去?妈可告诉你,像文尧这样男人,你还是看紧一些,现女人都想钱想疯了,管你结婚还是没结婚,只要有好处恨不得舔、男人脚,何况文尧不但有钱长得也好,你可得注意了。”

  杨君也非常认同母亲说话,她对季文尧真是很没把握,有时觉得自己条件不错,可放季文尧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有时想季文尧这样优秀男人怎么就能看上自己了呢?不过又觉得感情本来就没道理可言,季文尧可能是真心喜欢上自己了。

  这种患得患失感觉真很折磨人,但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困扰,她想过问季文尧行踪,又知道人家那么大生意肯定非常忙,自己不应该小家子气添乱,到时再让季文尧看低了自己得不偿失。

  “妈,他这几天比较忙,明天我们已经约好见面了。”

  王秋静笑道:“这才对,等有空儿也让文尧到家里坐坐,时间长了就亲近了,虽说你是女孩子,不过该主动时就得主动。”

  杨君却说:“怎么主动?我哪好意思,文尧不是说了喜欢有气质、人品好女人,您可别乱出主意。”

  王秋静一想也是,这才处多长时间,可别让季文尧认为自己女儿轻浮那就不好了。

  母女两个坐车里聊着,到了家又给杨兴达讲了一遍付家笑话,三口人乐了一会儿就都休息去了。

  这次约会,杨君特意让季文尧晚来十分钟,错过下班时间,以免再被史桂萍缠上。

  上了车,杨君就笑着问:“我们去哪儿?”

  季文尧想了想说:“我有个朋友开了家私房菜馆,我们去那儿吃晚饭。”

  杨君点头答应着,心里却认为季文尧终于肯让自己走进他交往圈子了,这应该算是一种认可吧。

  到了地方,杨君打量着饭店布局,一看这家菜馆就是非常高档那种,装修奢华至极,根本没有堂食,客人来了都是包房用餐,一路看来每个房间都各有特点,便暗自惊叹自己这个城市生活这么些年,居然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家餐馆。

  “这里是会员制,来都是熟识人,基本不对外。”季文尧杨君落座后微笑着解释。

  杨君吃惊了:“不对外,那还能赚钱吗?”

  “这里老板不指着这个赚钱,基本是玩票性质,主要是提供个朋友聚会场所,不过虽说不为钱,但也不会赔钱就是了。”

  有钱人生活真不能让人理解,开个这么大饭店,不为赚钱为热闹!

  杨君看着服务员上精致菜肴,顿时就觉得有些饿了,但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吃吧,这个时间也应该饿了,你不要太拘谨。”季文尧说完就先夹菜吃了起来。

  杨君也拿起筷子夹菜,虽然喜欢和季文尧一起这种感觉,可又觉得不找点话题说些什么气氛太安静了,吃起东西就不自了。

  于是想了想便说道:“有件事说来好笑,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说来听听,我也乐一乐。”季文尧答道。

  杨君没说之前抿嘴先乐了,轻笑几声才开始讲:“昨天我二姨家出了点儿事,按理我是不应该当笑话说,可是事情发展真是可乐,虽然可乐不过就是连累了表嫂难做人。”

  季文尧放下筷子,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说:“我倒真想听听是什么事儿把表嫂给连累了。

    评论中心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