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四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8 23:21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王秋容将东西放门口,脸上带着笑说:“文尧,我买了好些菜,今天你可要好好……”话还没说完呢,一抬头儿没看见季文尧影子,就愣住了。

  “妈,人家文尧早让她给气跑了,你那菜买给谁吃啊!”

  王秋容看着二女儿还是有些迷糊,这说是什么呀。

  付丽娜斜视着林安逸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您还是问问你好儿媳妇吧。我刚进屋一句话都没说上,文尧就起身气乎乎地走了,她当时也场不知道和文尧说了些什么!”

  王秋容腾地一下就火了,看向林安逸大声问:“我不是让你屋里呆着,你出来做什么,你故意气我,是不是?你说,你到底和文尧说了什么!”

  “对了,她还说这件裙子是文尧要送给她。”付丽娜又补充了一句。

  王秋容一把从林安逸手里拿过裙子,看了又看,气是越喘越粗。

  “你可真是丢了我们付家脸!就因为我刚才说东西没你份儿,你就起了坏心?你再笨也应该想想,我那不过是气话,还能真不给你吗!这是文尧给丽佳裙子,你就能硬说成是给你?你我屋里呢,本想等吃完饭再给你,你也不看看尺寸就编瞎话儿,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给你东西,所以趁我出去买菜,跑出来给文尧难堪了?”

  林安逸心里着急,却说不出来,只是强调:“我真没说什么,是他拿着盒子说这是给我,我也没想要啊。”

  “行啦,你别编了,事实都摆那儿呢,你还不承认。妈,我可不管啊,志勇事儿还没办成呢,您看着办吧!”付丽娜关心还是自己家事情。

  “我有什么办法,得罪人容易得很,哪是说挽回来就能挽回来?等你爸和明皓回来再说吧,真是气死我了,你就愿意这儿呆着,是吧?行,我给你腾地方儿,我这让你气得浑身都没力气了,心也突突直跳,丽娜你扶我回屋去!”

  付丽娜瞪了林安逸一眼就扶着母亲回房间去了。

  林安逸拖着疲惫身子也回了自己房间,她真不明白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文尧不家里吃饭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裙子事情只要她们给季文尧打个电话就能问清楚,为什么都非要怪自己头上呢!

  本来夜班回来忙了小半天儿才躺下根本睡没多长时间,现脑子跟浆糊似。

  吃晚饭时候付岩哼着小曲儿回来了,进了屋就被老伴儿和女儿拉住一通嘀咕。

  没过一会儿付明皓也回来了,又被已经客厅里坐着三人给拦住将事情说了一遍。

  “妈,安逸什么人你们还不了解吗?她就是吃亏都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人,哪能给季文尧气受,这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是我撒谎了?我进来时候,只有她和季文尧这厅里呢,我刚打个招呼,季文尧就沉着脸说有事儿走了,他本来是答应家里吃晚饭,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付丽娜很不乐意弟弟不相信自己话。

  付岩这时说道:“把你媳妇儿叫出来说说。”

  付明皓没办法只好去叫林安逸,林安逸出来站一边儿也不说话。

  付丽娜上前就问:“我问你,你是不是说这件裙子是季文尧要送给你?”

  林安逸看了眼那条裙子,点点头。

  “我没说错吧,这条裙子能是送给她吗,这是我姐尺寸,而且季文尧已经和妈说了这是给我姐,怎么可能说送你,可见你是说谎!”

  付明皓看了看裙子也没话说了,这不可能是给安逸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想问林安逸还怕真问出什么事儿来。

  “娶妻娶贤,安逸你以前一直都是个不错孩子,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季文尧是对丽娜家里有大用处人,我们全家都巴结着人家呢,你就只看眼前这点儿东西?要是这样不如你们出去单过得了!”付岩也是很生气。

  王秋容立即接话儿:“我看也是,要是照这样儿搅和下去,亲戚朋友都要得罪光了。你不是一直就打着买房搬出去住主意呢?那行,要是能让咱们家和和气气地过日子,我和你爸就豁出去了,宁可动家底儿给你们拿五万块钱首付,你们赶紧买房走人!”

  五万块钱按照现房价能付首付?这明摆着就是为难自己,林安逸明知如此也说不出什么反驳话来。

  “妈,您别生气,就算是安逸有错儿,那也是一时糊涂,我一定说她,您和爸别生气了。”付明皓不想把事情弄僵,而且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只好先安抚父母情绪。

  林安逸看着付明皓给自己使眼色,知道又是要自己委曲求全,为了这家里都能安生些,抿了下嘴唇便开了口:“爸、妈、二姐,你们别生气了,我是个糊涂人,真做错了什么事也不是有心,你们原谅我这一回吧。”

  “你说得轻巧,人都让你得罪了,你这么一句糊涂就完了?”付丽娜继续抢白。

  “行了,一家人过日子还是要和气才好,安逸性子我们平时也了解,不是个无理取闹孩子,就算是上次娘家人来闹,也是我们当初确实欠了钱。安逸,今天这事儿就算了,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再对文尧失礼了,听见没有?”

  林安逸没想后是婆婆帮自己解了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是点头。

  付丽娜也有些吃惊:“妈,您怎么能这么就算了呢,志勇事情怎么办?”

  王秋容没理二女儿只是对付明皓说:“你和你安逸回屋去吧,一会饭好了再叫你们。”

  付明皓听话地和林安逸回房间去了。

  听到关门声音王秋容才没好气地对女儿说:“你懂什么,我要不这么先安抚她,以后她还不一定做出什么事儿来呢,再说这次又要去给文尧赔礼道歉,能少了她吗?你也长点心眼儿,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个道理都不懂?她要是存心想坏咱们家事儿,我们也没办法,不如让她和我们一条心才对,一会儿你把给她那条裙子送过去,再说些好话,过几天再带着她去给文尧道歉不就完事儿了!”

  对呀,付丽娜一听自己母亲分析,顿时茅塞顿开,自己以后还想也弄辆什么水泥车出租呢,哪能少求着季文尧办事儿,要是林安逸存心搅和可就完了。

  于是立即笑道:“妈,还是您想得周到,我一会儿就哄哄她去。”

  然后又起身难得地进了厨房做饭。

  林安逸回房间后就有些着急地和付明皓解释:“我真没骗人,他就是那么说,我没必要编这么漏洞百出谎话!”

  “好了,安逸。我妈都说没事儿了,而且一家人对错哪能分得那么清楚呢,下次注意点也就行了!”

  付明皓换了衣服躺床上又说:“难得是把上次不愉也化解了,我妈还是挺通情达理,要是你妈能多想着你一点儿,也不会带你弟弟来闹了,你们家不是一般重男轻女。”

  林安逸觉得这事儿关系着自己人品和名声,哪能就这样含糊其词地混过去呢,可付明皓又不想多谈,只好忍了。

  两人床上一坐一躺都没说话,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听付丽娜喊:“安逸、明皓出来吃饭了。”

  付明皓翻身起来说:“出去吃饭吧。”

  等两人刚到客厅,付丽娜就笑着说:“咱们先吃,爸妈嫌挤等会儿再吃。来,安逸,尝尝我手艺,刚才我也是一时着急,你可别往心里去。”

  林安逸笑着说:“都是一家人,哪能记仇呢,只要二姐相信我不是那种人就好。”

  “当然相信了,你虽然嫁过来时间短可脾气好、性子温顺是大家都知道,今天肯定是误会,吃饭吧。”付丽娜说完还给林安逸夹了许多菜,林安逸真是受宠若惊。

  三个人吃了一会儿,付丽娜又笑着说:“安逸,既然我们是一家人,那二姐就多说几句。你看你姐夫正求着季文尧拉存款呢,今天无论错不你,你是不是帮帮二姐和二姐夫这个忙,再给他道个歉,要是将来二姐家好了,还能不帮衬你和明皓吗?”

  原来还是让自己低头,林安逸有些不情愿地小声儿说:“二姐,其实给季文尧打个电话就能弄明白。”

  付丽娜忍着气继续笑着:“安逸,你说得不是不对,可这个电话打过去要怎么说,难道因为一条裙子让季文尧说自己弄错了?再说人家能不能记得这点小儿都不知道呢,你就听二姐吧。”

  说完就看了自己弟弟一眼。

  付明皓没办法只好说:“安逸,二姐说得也有道理,季文尧是来送东西,咱们哪能还说人家有错儿,你就受点委屈吧,谁让咱们求人办事儿呢!”

  林安逸听完看着付明皓笑了笑:“那行,我听你们。”

  “这才对嘛!安逸,那条裙子是你,一会儿你穿上试试,以后可别想些乱七八糟,有话就和我说。”付丽娜总算是放心了。

  吃完饭付丽娜又主动收拾起碗筷,让林安逸和付明皓回房间歇着去。

  又嘱咐着:“安逸,时间定了我打电话给你,去时候你就穿这条裙子去,好让文尧知道你还是很重视他送礼物。”

  回房间后,林安逸哪有心情试裙子,直接把盒子扔进了衣柜里。

  “安逸,我知道你为难、委屈了,可为了家里能消停,你忍忍吧。”付明白见林安逸扔盒子,知道她是难得发点脾气。

  林安逸低着头说:“我不是一直都忍吗?总让我道歉,我都不知道错哪儿!”

  付明皓搂过林安逸亲了下:“好媳妇儿,我知道都是多亏了你,换任何一个人这个家早就鸡飞狗跳,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了!要不,等有空儿时我陪你逛街买几件衣服吧?”

  挣开付明皓手,林安逸气已经消了:“算了,这不是有一件裙子了,还是省点钱吧。”

  付明皓笑了:“你这性子,说两句好话就能哄好,明天是正常班吧,赶紧睡吧。”

  “我看会儿书再睡,你先睡吧。”

  付明皓睡得很,林安逸看了会书眼睛就睁不开了,关了灯也睡下了。

  第二天林安逸到了单位,见着了孙鹏就和他说:“我小弟准备开家婚庆公司,我已经和他说了你事情,他也同意了,不过因为你没有经验,开始肯定是拿不到钱。”

  孙鹏听了很是高兴:“不用,我什么都不懂哪能就提什么钱呢,能给我一个机会就行了,你弟弟可真有本事,自己都开公司了。”

  “婚庆公司也分种类,他就是小本儿买卖,自己都没什么道具,到时你和你爱人说一声儿,因为婚礼一般都是休息日,你就不能家陪她和孩子了。”

  “她们家现巴不得我不家呢,看我呆家里就心烦,我一定好好做,争取成功。”孙鹏因为能有一个不用交际应酬兼职感觉有些激动。

  “还有一件事儿,要是有婚礼时候正赶上倒班怎么办?”

  孙鹏经林安逸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还有这个问题,一时也难住了。

  “我也不能和你换,因为我小弟估计还要我过去帮忙,要不你和别人商量一下试试。”林安逸想了个办法。

  孙鹏想了想问:“那和我李玲商量看看,不知道她能同意不,别人我真是不熟,就是李玲还是因为你才经常说说话。”

  林安逸点头,就让孙鹏去找李玲了。

  李玲倒是很痛,又说反正都是倒班,自己怎么都行,孙鹏谢了又谢还说要请李玲吃饭,李玲只说等他赚了钱再说吧。

  林旭开公司房子已经找好了,付了半年房租,又得了孙鹏这个劳动力倒是物其用地没少让他干活儿,林安逸也抽空儿去帮着打打下手,不到一星期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得,又找人选了个日子就要开业了。

  从弟弟那回到家,林安逸进屋见付丽娜也心里就不好受起来,知道肯定是关于季文尧事情。

  果然,付丽娜开门见山地说道:“安逸,这回可真不好办了,我几次给季文尧打电话他都推说没空,后来还是求杨君,这才答应后天中午去他公司见个面,但也没答应吃饭,说很忙只有半小时时间。我看,后天去时候咱们量长话短说,重要是你有点诚意,我和你姐夫再求求他,看看能不能挽回来,我们12点去接你,你准备准备。”

  季文尧到底是哪根神经不对,突然就发这么大火,真是比女人还难懂。

  林安逸听完只能答应,付丽娜又说了半天才让她回房间。

  到了约好那天,付丽娜两口子开车去了林安逸公司接她,三人一起去了季文尧公司所悦辰大厦。

  看了大厅标牌才知道15-2层都是华航国际航空运输公司。

  到了15楼,前台有两位接待人员,因为是午休时间透过右侧玻璃门可以看出里面只有几个人还工作。

  前台小姐很有礼貌地接待了三人,听说是来找季文尧时候,稍微愣了一下。

  付丽娜见状赶紧说:“我们和他已经约好了,你们可以打电话问问。”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见大人物都要有预约。

  那人笑了笑:“那请三位稍等一下。”

  然后拿起电话按了号码请示。

  放下电话接待小姐走了出来:“我带三位上去吧,请跟我来。”

  进了电梯上了19楼,出来后又走廊里走了一段路,直到过了一道玻璃门,才一扇棕黑色大门处停下来。

  接待小姐敲了敲门就推开了门说:“请进吧。”

  付丽娜点头称谢,觉得季文尧公司工作人员服务态度真是好得没话说。

  三人进去后,走了几步才看见季文尧办公桌,季文尧正接电话,也没敢打扰只是原地站着。

  季文尧正听对方讲话,看了三人一眼,用手一比示意他们去旁边沙发坐。

  林安逸跟着付丽娜和曹志勇坐下,只感觉这沙发太软了,一坐下去就跟陷进里面似,头都有些晕,心想自己还真是个穷命,享受不了这种昂贵真皮沙发。

  这时季文尧已经放下了电话,站起身走过来,然后三人对面沙发上坐了,笑道:“二姐是有什么要紧事情,非要这么急着见我,我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忙,要不去家里聊也是一样。”

  “看你说,也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知道了安逸又惹你不高兴了,特意过来赔个不是。文尧,安逸这人是真不懂人情世故,你以后可千万别再和她计较了,那是白生气。”付丽娜直接就把林安逸给推了出去。

  “二姐这话可就让人没办法回答,我还真不知道表嫂做错了什么事呢!”说完季文尧就翘着嘴角看向林安逸。

  这女人这段时间肯定不好过吧,要不哪能过来。

  林安逸略带期盼地看向季文尧,季文尧这么说,是不是间接表明他那天离开和自己无关哪,要是今天能把事情说清楚,那自己可就清白了!

    评论中心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