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六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9 21:44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看着四人一脸怒气,林安逸想如果季文尧真跑了,那她只能横下心挺着,要不就得把实情说出来,可她总觉得要是真说了自己和季文尧以前事,那说不定从此就再没安宁日子了。

  “还傻站门口做什么,赶紧给我进来,把门关上!”王秋容先发了火。

  然后看着林安逸带上门,还没等她回过身就喊道:“我们老付家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居然这么害我女儿!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就这么心机深沉地等见了文尧才后搞破坏,我们家怎么娶进来你这么个一肚子坏水女人!我告诉你,今天事情没个交待,我也上你们家说理去!”

  “妈,您消消气,为她这样人生这么大气不值得,别再气坏了身体。林安逸,你就是个搅家精,我招你惹你了,你费这么大心思挡我财路,你知不知道志勇这下少拿多少奖金?他们领导都知道他能拉到存款了,这对他以后发展会造成多大影响啊!”

  付丽娜气得几乎发疯,她辛苦做点服装批发生意,档口还是租,一年下来自己才能赚几个钱?好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却让这女人几句话就给搅没了。

  曹志勇虽然也恨林安逸,可他实是不好说什么,只是愁眉苦脸地叹气。

  这时付岩站起身说道:“真是家门不幸!”

  说完这一句就往门口走,他根本就不想再看林安逸一眼。

  谁知刚开门就和门外季文尧撞上了。

  “二姨夫,您没事儿吧,撞到哪儿了?”季文尧扶住了付岩。

  付丽娜看见季文尧吃惊极了:“文尧,你怎么会过来?”

  付岩也是奇怪,刚才女儿明明说季文尧是彻底被林安逸给得罪了,以后再也不用指望人家帮什么忙了,怎么这会儿就跑了过来?

  见季文尧还看着自己,赶紧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季文尧这才说:“我和表嫂一块儿过来,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我怕你们怪罪表嫂就跟过来了。”

  这下场人都糊涂了,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季文尧走到林安逸身边笑了:“二姐和二姐夫走之后,表嫂和我谈了一会儿,我现是真正明白她为人了,确实是个温和人,只是不善言谈。开始是我误会表嫂故意端着架子不愿意理我,对我有意见,其实她根本就没脾气,是我想偏了。”

  然后又说:“这样吧,下周二我去二姐夫银行,到时再给二姐夫打电话,把存款手续办了,因为我要转这么一大笔钱过去,这边银行肯定也是不能立即办。”

  曹志勇连忙说道:“那是,现都拉存款呢,哪能轻易让你转账这么多钱,不过下周估计你那边银行也拖不过去了,真是太谢谢你了,文尧!”

  季文尧只是说:“不客气,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然后又对王秋容说:“二姨,我听表嫂说表哥是做酒水业务,我有个朋友开了家饭店,规模还算可以,不知道表哥需不需要这个渠道。”

  “真啊,还有这好事儿呢!文尧,你让二姨说什么好哪,你可真是咱们家贵人,等明皓回来我就让他和你联系。”王秋容脸色开始转晴。

  “我也是觉得误会了表嫂挺不好意思,算是补偿吧,还请表嫂别和我计较才好。”

  其他人听了都明白季文尧意思,他肯帮付明皓是为了安抚林安逸。

  林安逸这回学聪明了:“我没事,只要误会解开就行了,还要谢谢你肯帮明皓呢!”

  季文尧只是微微一笑:“那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秋容刚想送就被季文尧给拦住了:“以后还要经常过来,哪能每次都兴师动众送我,表嫂送送我就行了。”

  王秋容笑着说:“那好,以后就不讲这些礼节了。安逸,你送文尧下楼吧。”

  林安逸听话地又陪着季文尧下楼,车停了小区外面,两人一起走到了大门口。

  停下脚步,林安逸看向季文尧刚想道谢,才发现他脸上已经没了笑容。

  “他们这么对你,你还忍着,你是不是傻了?”

  刚才站付家门外,里面说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虽然生气,但恨林安逸不争气。

  林安逸垂头不语,但却有自己想法:要不是你季文尧故意设计自己,哪能有今天这些事情,这人不好好反省自己,却认为是别人为难她,真是可笑!

  “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好说。”

  季文尧由今天自己听到,再加上前一次王秋容对林安逸态度,一下子就联想出林安逸这么长时间得受多少冤枉气,心里就火了。

  “你怎么这么窝囊,被人欺负不反击,别人只会认为你好欺负,你明不明白?”

  林安逸只是说:“过日子哪能总较真儿呢,有时退一步、不想那么多就过去了,其实也没什么。”

  季文尧生气了:“屁话!忍什么,被欺负就要反击回去,而且要狠狠地反击,这样才能不吃亏,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敢轻易拿捏你了。”

  “我觉得没必要,我也没觉得不好受。”

  “你倒是心宽,那你怎么不想想你家里人感觉,你父母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给别人出气使?再说我帮你也是为了让他们不为难你,你自己要是不争气,那对得起谁?我要不是看不过下去了,能帮付明皓拉业务?你要是能聪明一点、脑子开点窍儿,我也不算是白费心了!”

  季文尧说完见林安逸还是傻呵呵地站那儿,没忍住伸手照着她脸就捏了一把,林安逸立即疼得往后躲:“你怎么掐人?”

  然后又看看了四周,没看到什么熟人才放心,要不影响太不好了。

  “还知道疼哪,我还以为你是木头人儿呢!算了,就算我爱操心,以后量帮帮你。不过你自己也要争气一点才行,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你回去吧,我走了。”

  好一个变化无常季文尧啊,先是看不上自己,然后故意设计自己,现又要和自己结成同盟,他这样不累啊!林安逸看着季文尧已经远去车摇头叹息。

  而且自己又没怎么样,他没出现之前,家里顶多也就是些琐碎小事,他来之后才惹出这么多是非,要不哪天自己提示他一下,这人太自以为是了。

  林安逸转身往回走,刚走几步突然灵光一闪想明白季文尧意思了!

  季文尧刚才话里意思,是不是要她利用这次机会改善付家人对自己态度啊,要是自己借着季文尧名义,狐假虎威地显摆一下,那以后日子不是会好过许多?

  还真是自己反应慢了,林安逸又把事情想了一遍,才笑眯眯地上楼去了。

  再进家门时,客厅里依然还是那四个人,不过脸色却从气势汹汹变成了和蔼可亲。

  付丽娜还是急脾气:“安逸,没想到你确实想帮我们,是二姐错怪你了,我跟你道歉。”

  王秋容也说道:“安逸,你别和妈计较啊,我和你爸都是老糊涂,让你受委屈了。”

  林安逸哪曾被如此善待过,立即决定按季文尧提示思路走。

  “妈、二姐,你们不要这么说,我是家里一分子,当然希望家里能好起来,文尧后来和我谈得挺好,我也就是顺口提了一下明皓事情,没想到他这么重视。”

  “安逸你是不知道,这人哪就讲究个缘分,你看我和文尧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投缘,他看着我这个长辈也亲切,要不能送这么些礼物过来?他本来对你有偏见,现解开了,肯定是对你有些歉疚,说不定以后容易增加好感,好好儿和文尧相处,将来都是实亲戚,需要他帮忙地方肯定少不了!”王秋容说了一通大道理给林安逸听。

  “我知道了,妈。不过,文尧还真提过一句让我有事儿找他呢!”林安逸暗自吐舌,这是自己第一次吹牛。

  “我们家这日子还是真要红火起来了,连安逸都这样上心,太让人高兴了。”曹志勇也凑趣儿来了一句。

  付明皓回家时候看着林安逸和自己父母还有二姐、二姐夫其乐融融样子,连忙问是怎么了,知道二姐家事情解决了,也松了口气,不过对季文尧帮自己拉业务事情却没多说。

  等送走二姐夫妻二人之后回到房间才和林安逸说:“你怎么突然就转性子了,居然还能求季文尧办事儿?”

  林安逸有些含糊地回答:“他也就是看我确实是真心诚意地道歉,可能觉得我这人还行,就想帮咱们一把呗。”

  “我倒不差他帮着拉这点业务,再说我是跑超市和商场,酒店和饭店不归我管。”付明皓不太想多接触离文尧,毕竟算是同龄人,事业上差距这么大感觉不是很舒服。

  “你们公司还怕赚钱哪,什么业务不要紧,能拿到钱还计较这些?”

  付明皓只是说:“这次没办法我就接了,以后不要再求他了。”

  “放心吧,我知道,今天太累,我要睡了。”

  两人关了灯都各自睡下。

  季文尧办事果然有效率,周二时候不但将存款事情办了,而且帮付明皓联系饭店进酒事儿也办妥当了。

  付明皓虽然不情愿可也是再三谢了季文尧,季文尧也没表功,因为还有应酬只付家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不过让付明皓没想到是,等他去联系业务时才知道人家饭店规模着实不小,而且也没和公司多要进场费和分成就准备签约,公司领导一高兴直接将他提到了组长位置,手下管着七、八个业务员,算是小团体领导了。

  付明皓哪曾当过领导管过人,一下子就手忙脚乱起来,但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回了家得意洋洋地宣布这个消息,王秋容是将自己儿子夸得世间少有,付岩趁着高兴又放开了,喝了不少酒也没挨骂。

  而且这回付明皓也不提对季文尧芥蒂,倒变成真心实意地想感谢人家了。

  于是再次约季文尧来家里吃饭,季文尧很痛地答应下来,王秋容又说把杨君带来,季文尧也同意了。

  到了约好日子,季文尧带杨君到了付家,熟门熟路地自己找鞋换了,进了客厅坐那儿边看电视边和王秋容聊天。

  杨君挺诧异季文尧与自己二姨家已经混得这么熟了,感觉自己倒像是外来人似。

  想想也许是自己平时太不注重和二姨家来往了,以后一定要改善一下,于是也一反平时冷漠态度,不时也插话说上几句。

  “表嫂没家?”季文尧问王秋容。

  王秋容答道:“她还没下班儿呢,估计也回来了,今天让丽娜下厨,你们尝尝她手艺。”

  杨君有些好奇林安逸近况。

  “二姨,您和表嫂和好啦?”

  “我和你表嫂是一家人,我还是长辈也就是当时生气说了她两句,过后就好了,安逸是个好孩子,我和你二姨夫真是没白疼她。”

  这可真鲜,二姨居然夸起表嫂来了!

  王秋容见杨君一脸不相信样子,又说:“你还不信?你表嫂人品、性子可是没话说,这个连文尧都知道。”

  杨君又看向季文尧。

  季文尧只是说:“我也是以前听你说,再加上这段时间观察,表嫂表嫂确实和你说得一样。”

  原来还是因为自己说了林安逸好话,季文尧才对表嫂改观,杨君总算是弄明白了。

  不大一会儿付明皓和林安逸一起回来,众人摆开饭桌又开始推杯换盏。

  付明皓今天比较激动,说出话也带着真挚,林安逸都觉得受感动,不过看着付明皓没完没了往嘴里倒酒就劝道:“你少喝点儿吧,要不头该疼了,对自己身体也不好。”

  “还是我媳妇儿心疼我,等你老公我赚了钱,肯定买大房子让你住!”付明皓说完就搂着林安逸她脸上亲了一口。

  林安逸脸腾地就红了,知道付明皓是喝多了。

  杨君也笑了:“表哥和表嫂还真恩爱,让人看着都羡慕!”

  王秋容等人也是心里高兴,都看着他们两个人乐。

  林安逸别扭地站了起来。

  “你这是真喝多了,我扶你回房间吧。”她是怕付明皓再有什么出格儿举动。

  付明皓也听话地站起身,林安逸搂着他腰扶他回房间去了。

  将付明皓安顿床上躺好,刚想起身就被拉了回去。

  “安逸,咱们好久没一起了,你想不想?”付明皓拉着林安逸问。

  “你别闹,客人还外面呢,你先睡会儿,我还得回去。”

  “不行,我不让你回去,你陪我,我都升职了,你还不听我?”

  付明皓小声儿嚷嚷着,手却撩开了林安逸衣服,隔着胸、罩揉了两把。

  林安逸又气又急还挣脱不开,两人正纠缠着有人进来了。

  “表嫂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过去,他们让我过来看看。”

  林安逸用力甩开付明皓,慌里慌张地站起身,顺了顺头发才说:“我这就过去。”

  然后看都没敢看季文尧步经过他身边出去了。

  林安逸站过道里整理衣服,咬着嘴唇想:这也太丢人了!但愿季文尧什么也没看清才好。

  季文尧却没跟着出去,走到床边见付明皓张着嘴已经打起了呼噜,显然是醉得不轻。

  想想刚才两人拉扯那一幕,季文尧半眯起眼,抓过付明皓刚才乱摸林安逸右手,慢慢向下压去。

  他后悔帮付明皓了,他现恨不得弄折这只碍眼手!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看了亲们评论,也笑喷啦,哈哈……

  有郁闷、有气愤、有恶心真是好多负面反应啊,有正面观感还认为自己是热晕了……

  有位亲居然说被光光气到出来留言,请原谅光光实是想笑啊,亲好幽默!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