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七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09 21:46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付明皓熟睡中感觉到手腕一阵疼痛,下意识地挣扎着想用力摆脱束缚。

  看着付明皓略显痛苦脸,季文尧放开了他,皱着眉走了出去。

  自己这是怎么了?人家是夫妻,亲热是正常,关自己什么事,他居然恼怒于付明皓!

  季文尧理整理了下自己情绪,回到饭桌上继续与付家人喝酒,不过只要一看到林安逸一脸红晕,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就不想多呆了。

  当季文尧提出要走时候,付家人没拦着,他们已经习惯了季文尧这种说风就是雨性格,也不以为意,只是下楼送他和杨君上了出租车才回去接着吃。

  杨君看了看季文尧脸色,关心地问:“是不是酒喝多了,我看你脸色不大好。”

  “没事儿,这点酒还难不倒我,只是觉得时间有些晚了,还是早些走,好让二姨家休息。”

  杨君点点头又说:“要不一会儿去我家坐坐吧,喝点茶水醒醒酒。”

  “不了,我还是不打扰了,改天我准备些像样礼物再去拜访。”

  杨君笑了下:“又不是没见过我爸妈,哪还用这么客气!”

  季文尧坚持:“那都是外面见,正式拜访还是要注意礼节。”

  杨君还要再说,这时季文尧手机却响了起来。

  “梦洁?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季文尧接了电话之后感到有些意外。

  杨君也不知道电话那边叫梦洁人说了什么,只见季文尧突然笑开了:“你还能想我?你们哪儿呢?好,我这就过去,不过我今天已经喝了不少了,去了可不能再灌我喝酒了。”

  杨君还从未见过季文尧与朋友间互动,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整个人鲜活许多,不像平时那样沉稳了。

  等他挂了电话,忍不住问:“你还要去喝酒啊?”

  “嗯,一个好长时间没聚朋友,还有几个哥们儿都,我过去聊聊,先送你回家。”

  出租车杨君家门口停下了。

  “你到家之后给我发短信吧,我先走了。”

  杨君挥了挥手,看着出租车离开,心里有些不舒服。

  梦洁,显然是个女人名字,这女人与季文尧会是什么关系?是以前女朋友,还是对季文尧有想法却借着朋友名义相处女人呢?

  杨君不愿再胡思乱想下去,越想越心烦,回了家也没和父母多说直接进了自己房间,又给季文尧发了条短信就躺床上发呆。

  一会儿看看了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还是决定给季文尧打个电话。

  “怎么了?”季文尧接了电话。

  “没事儿,我就想问问你回家没,你二姨家已经喝得不少了,我有些担心。”

  “我没事,已经醒酒了,你睡吧,时间不早了。”

  “文尧,别讲电话了,帮我教训这孙子,居然想占我便宜!”一道清脆女声叫着季文尧。

  杨君心立即抽疼了一下,眼底有些放热,于是赶紧说:“你忙吧,注意身体少喝点,我挂了。”

  将手机扔一边,杨君眼圈就红了,她真想问问季文尧那女人是谁,却没勇气问出口,同时又安慰自己那女人肯定和季文尧没什么,要不季文尧怎么还会相亲!

  这么一想就感觉好过不少,但仍是存了疑虑和不安。

  接连几天杨君都没有见到季文尧,偶尔通一次电话,季文尧只是说要招待从国外回来朋友,然后就匆匆挂断了。

  杨君这下坐不住了,单位有史桂萍时不时旁敲侧击地打听季文尧事情,家里父母又总问起怎么周六、周日也没见她和季文尧约会,之后即使是听了自己解释原因,也是依然不依不饶地说自己应该上点心,要不如何能抓住季文尧心!

  她何尝不想抓住季文尧心呢?可他们两个人毕竟是相亲认识,现还没到那种热恋程度,自己又实做不来那种投怀送抱事情,所以只能是干着急。

  又过了两天季文尧依旧没什么动静,杨君再也不想听父母唠叨了就出去溜达,心中苦闷也找不到人倾诉,学校里老师都勾心斗角,而且她也不想单位人知道太多季文尧事,怕万一有什么变故引来笑话。

  自己平时不爱交际,以前同学也没什么情分,杨君愁眉苦脸地想了半天才发现身边没一个交心朋友。

  逛了一会儿又实没什么地方去,就想着不如去二姨家吧,季文尧既然那么喜欢二姨一家子自己也应该去走动走动。

  王秋容有些奇怪自己这个外甥女怎么会自己过来,平时从不曾有过这种情况,但也是热情招待着。

  “二姨,我没打扰您吧,我家烦了,到你这躲清静来啦。”

  “二姨高兴还来不及呢,进来,你妈知道你来我这儿吗?”

  “刚才给她打电话了,您放心吧。”杨君进门坐了木椅上。

  这时林安逸从过道走了出来,看见杨君也是一愣。

  “表嫂,你家啊。”杨君又站起来打招呼。

  林安逸赶紧让她坐下,自己过来陪着说话。

  自从付明皓升职后,王秋容一家对林安逸态度比以前好了许多,这阵子基本可以说是相安无事。

  王秋容让林安逸陪杨君聊天,自己出去买菜了。

  杨君正听林安逸讲她公司是怎么倒班儿呢,突然想到表嫂对自己来说不正是再好不过倾诉对象吗!

  首先林安逸为人是可以信得过,自己和她说话她肯定不会往外说,再有就是林安逸对自己和季文尧之间没威胁,也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一个人,而且季文尧对林安逸是无感,也基本没交集。

  杨君一时想明白了,就像找着亲人似对林安逸说起了自己事情。

  林安逸一脸认真地听杨君诉说着自己苦闷,脑子里却想杨君什么时候和自己这么熟了,居然讲起她和季文尧之间事来。

  看着杨君眼圈里含着泪,林安逸赶紧安慰她:“别伤心了,事情肯定不是你想那样,估计也就是久未见面同学什么,你别多想。”

  “表嫂,你觉得季文尧是个什么样人,我到底该怎么和他相处下去呢?我和他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可就是亲近不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了。”

  林安逸为难了,想了半天才说:“我也不是很了解他,我觉得如果你真那么喜欢他,不如平时一起时候表现得主动点。”

  “怎么主动?”

  林安逸头都大了:“就是挽着他胳膊啊,去拉他手什么,或者是亲一下?”

  后面两点是付明皓以前对自己做过。

  “我觉得表嫂你说得挺对,也许是我过于保守了,你看我这脸都花了,我去洗洗脸。”

  杨君刚进洗手间,外面就有人敲门。

  林安逸从门镜儿往外看,这可真巧,季文尧怎么也过来了!

  打开门林安逸就笑道:“你和杨君可真有默契,一前一后过来。”

  季文尧一听站门外没进来:“杨君里面?”

  “是啊,刚去洗手间,你进来呀。”

  季文尧想了想说:“你手机号码多少?”

  见林安逸没反应过来,季文尧不耐烦了:“问你话呢!”

  林安逸只好说了自己手机号,季文尧用手机记下便说:“我还有事儿,你不用和杨君说我来过,我再给你打电话。”

  说完转身就下楼走了。

  自己哪有可能和杨君说啊,难道要说季文尧来过了,一听你这儿就跑了?

  这个季文尧到底想些什么呢!

  “表嫂,你开门做什么,谁来了?”

  “哦,是隔壁邻居问点儿事,已经回去了。”林安逸边说边关门。

  杨君心情好了不少,脸上也有了笑容:“我和你啰嗦这么多,你是不是觉得烦了?”

  “哪有,只是我帮不上什么忙。”

  “表嫂能愿意听我说些心事我就已经很感谢了,以后还要常来和表嫂聊聊呢。”

  还聊啊!林安逸只好答应着,搞不明白杨君怎么会盯上自己。

  送走杨君,林安逸回了房间想杨君和季文尧之间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结果回房间手机就响了。

  林安逸接了电话才知道是季文尧打来。

  “你怎么没上班?”季文尧问林安逸。

  “我今天休息,有事儿啊?”

  “没事儿,就是想找你出来聊聊,我车停你家旁边那个超市那儿了,你出来吧。”

  林安逸犹豫着不想去,可又不想得罪季文尧这种小心眼儿人,自己这才过几天好日子啊,于是只好答应,又想着万一他也是想说关于杨君事情。

  坐进季文尧车里,林安逸问:“你怎么知道杨君已经走了?”

  杨君刚走,季文尧电话就打来了,肯定有问题。

  “我门口看见了。”

  那就是说季文尧一直没走喽,难道真有什么重要事情?

  见季文尧要发动车子,林安逸连忙阻止:“就车里说吧,我不能走太远,一会儿婆婆就回来了。”

  季文尧也没为难林安逸,只是将车停了不碍事地方,转头问:“杨君去你家做什么?”

  “就是和我聊聊天。”

  “你和她很熟?”

  “还行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林安逸着急了。

  “我以前女朋友回来了。”季文尧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