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八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10 22:41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想,季文尧前女友还真不少啊,当然自己算不上他真正意义上前女友。而且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杨君刚和自己诉完苦,难不成这边季文尧就要与前女友旧情复燃了,他是想要和杨君分手?那也没必要找自己说吧,他们两人之间事情牵扯自己做什么!

  季文尧见林安逸不说话,又不耐烦起来:“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还是怎么着?”

  林安逸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我可不想帮你跟杨君说这个事。”

  季文尧奇怪地看了林安逸一眼说:“和杨君有什么关系,我和你说呢。”

  这就说不通了,季文尧前女友回来和自己就没关系了,林安逸觉得自己和季文尧有代沟啊,根本无法交流。

  “你以为我是要让你跟杨君说,我想和她分手?”

  林安逸点头,如果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和自己提这件事。

  “你脑子成天都想些什么,我要和杨君分手用得着你去说?”季文尧语气很冲。

  “那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事儿啊?”林安逸也不高兴了,谁愿意总被人当成傻子看呢。

  季文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陈梦洁是他事业刚起步时候遇见,两人都挺欣赏彼此性格就一起了,前后也就半年时间,后来陈梦洁很明白地和自己说想要好发展,要出国去见见世面,于是他给她拿了些钱,两人也就散了。

  上周陈梦洁突然回来,自己这些天都陪她四处逛,陈梦洁性格比较直接也很强势,那天酒吧见面时就表示想和自己复合。

  当时他只是笑着说已经有女朋友了,可陈梦洁依然不死心,只是说男未婚、女未嫁什么事儿都说不准,还说要凭各自本事定输赢,弄得他是哭笑不得,便想短时间内解决陈梦洁事情,所以才一直没和杨君见面,也怕陈梦洁知道杨君这个人之后会不依不饶。

  至于为什么要特意过来找林安逸,季文尧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说,也想知道林安逸知道这件事后是什么反应,不过现看来倒是他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了。

  林安逸也不笨,见季文尧不说话也猜到了几分,只是没想到他和杨君都会找自己诉说心事,难道自己真这么让人放心?

  “是不是你以前女朋友后悔和你分手了,所以才来找你?”难道说那女是知道了季文尧有钱了才找来,那就太不应该了。

  “你怎么看这件事?”季文尧问林安逸。

  “这还得看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杨君优点我就不说了,我认为只要你前女友不是冲着你钱来,那就看你自己喜欢谁呗。”

  “你倒是不偏不向,你就没后悔过吗?”

  怎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我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我现就是自己努力改善条件,其他没有多想。”

  是啊,根本没印象又谈什么后悔呢,一提这个就必定牵扯出这件事,季文尧不想给自己找气受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我没想和她复合,只是不太好拒绝,她性格非常好强,不会轻易认输。”

  那还真有些麻烦,这样女人应该很大胆,是会无所顾忌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男人吧,要是这样杨君可真要既烦心又伤心了。

  正替杨君担忧呢,就觉得脸上一热,回过神儿发现季文尧手正放了自己脸上。

  林安逸一个激灵赶紧避开,这人又犯什么毛病。

  季文尧见林安逸躲开也不生气,笑着说:“你这是替我发愁呢?我没事儿,这件事虽然有些棘手,不过其实我是担心杨君她比较爱多想,你有空时候好开导开导她。”

  谁替你发愁了,自己是替杨君发愁呢,这个季文尧不是一般自以为是!

  然后不等林安逸回答,季文尧又问了个不相干问题:“你和付明皓感情很好?”

  “当然好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儿,就是那天看他喝醉之后挺黏着你,而且没想到你身材不错。”

  林安逸脸一下子就红了,又是窘又是气。

  季文尧一看林安逸样子,心里就有些喜欢,头都凑到林安逸脸上了低声问:“害羞了?”

  这是性、骚扰吧?林安逸现是只剩气没有羞了。

  “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就说,要是没其他事我要回家了。”林安逸将身子靠车窗上急急说道。

  季文尧这才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清了清嗓子坐回原位。

  “我没别意思,这就送你回去。”

  “不用送,我自己回去。”林安逸下了车往家走去。

  季文尧皱眉,也对自己再一次出格儿言行很不满意,而且他今天来找林安逸是没必要!

  林安逸回到家时,王秋容还没回来,林安逸回到房间坐小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心情很乱。

  坐了半天,有了个大致想法,这时听见婆婆回来声音才站起身去帮着做晚饭。

  杨君这些天下来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她只知道季文尧招待朋友,而且那朋友还是个女,难道自己这个正牌女友比不过一个朋友吗?还是自己见不得人,让自己陪着一起招待不行吗?

  就这样越想越气,也不愿被季文尧这么不明不白地晾着,正好学校也放暑假了,这段时间闲得很便打算去季文尧公司找季文尧。

  不过等真要去时候又有点怯场,这时又想起林安逸来,就立即拨通了她手机。

  “表嫂,你单位吗?”

  “没有,我今天上小夜班,家呆着呢。”杨君不是又要找自己倾诉吧。

  “那太好了,一会儿我打车去你家,到时我给你打电话,你再下来就行。”

  林安逸听着电话里嘟嘟声,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许真是自己太好说话了,杨君起码也应该告诉自己要去哪儿啊,怎么能不问问自己意见就做决定呢。

  虽然有不满可还是换了衣服坐客厅里等着杨君打电话过来。

  王秋容听说林安逸是和杨君出去就笑了:“就应该这样儿,杨君是独生女,你其实就是她亲嫂子,以后一起多出去逛逛,她将来可是富贵得很,上街肯定也不用你花一分钱,说不定还能给你买几件衣服呢!”

  王秋容说完就乐呵呵地回房去了。

  不大一会儿杨君电话就打了过来,林安逸急忙下楼,正好看见出租车停大门口就走了过去。

  “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林安逸上了车问道。

  杨君笑了下才说:“我想让表嫂陪我去文尧公司一趟,我实是不太放心,也有些生气,想看看他到底对我是个什么态度。我从来没去过他那儿,又怕自己去有些丢人,想着表嫂之前去过也算是熟悉门路,就想求表嫂带我过去。”

  林安逸想跳车心都有了,她现是一心想躲着季文尧,怕这个人抽风似找自己算以前账,这可好还真就有人把自己往前推。想直接拒绝,可她从来没和别人说过“不”字,虽然急可到底没说出口。

  到地方后,林安逸领着杨君上了15楼,然后说道:“你给他打个电话吧,他出来我就走,你也不用说和我一起过来。”

  林安逸还是给季文尧打个电话,杨君毕竟是他女朋友,没必要来见自己男朋友还要走正式渠道通报吧。

  杨君深吸了口气才拿出手机打给季文尧。

  季文尧放下手机看了看坐沙发上看杂志陈梦洁。

  “怎么了,突然这么看着我,午休了,吃饭去吧。”陈梦洁放下手中杂志站起身。

  季文尧想了想便说道:“我今天中午有事,你先回去吧。梦洁,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咱们还是朋友、是哥们儿。”

  他不想说出太伤害陈梦洁话,希望她能知难而退。

  陈梦洁却一脸坚定:“文尧,我相信我们还是合得来伴侣,我听丁哲他们说了,你现这个女朋友根本没处多长时间,而且也是为了不想让你父母着急才开始相亲,你为什么非要选择一个自己没感觉女人呢,我不信你把我们之间情分都忘了!你有你态度,我有我坚持,你现这样过早做决定,我是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季文尧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准备下楼。

  陈梦洁紧随其后:“是不是你相亲对象来找你了,这些天你都没和她见面,人家起疑心了吧?正好我也见一见,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没分寸人,不会失礼。”

  杨君等季文尧下来时心情是既紧张又兴奋,紧张是自己这样来找季文尧会不会让他有反感,兴奋是季文尧会亲自下来接自己,那就等于他员工面前承认了自己身份了。

  电梯门开了,杨君笑着迎了过去,但看见站季文尧身后明艳照人女人后,脸色瞬间就有些发白。

  季文尧却表现得很自然,态度温和地问:“你怎么过来了?”

  杨君脸上笑容有些勉强,也顾不得平时矜持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面,我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就走。”

  “傻丫头,还自己跑过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位朋友,陈梦洁,刚从国外回来。梦洁,这位是我女朋友杨君,是位小学老师。”

  杨君被季文尧一句傻丫头感动得险些流出泪来,深吸口气缓和了下情绪,才对陈梦洁伸过手,有礼地说:“你好。”

  只要季文尧认可自己,其他女人就是再怎么样也无济于事。

  陈梦洁落落大方地和杨君握手,笑着说:“你好,原来是人民教师,值得尊敬呀,我和文尧是多年老朋友了,这次回来一直让他陪着我到处看看,还请杨老师不要见怪才好。”

  等松开手后又对季文尧说:“文尧,不如我们和杨老师一起去吃午饭吧。”

  好利害女人,言谈间虽是以礼待人,但句句都弱化杨君与季文尧之间关系,刚才这句话意思不就暗示着是杨君打扰了她和季文尧吗。

  躲转角处林安逸时不时地往三人所方向看一眼,再听这番对话就知道这个叫陈梦洁女人不好惹,不知道杨君这种性格能不能应付得来。

  季文尧哪会让三人一起去吃这顿饭,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将杨君送回去再说,可刚要开口余光就瞄见了又探出头来林安逸。

  于是问杨君:“你自己来?”

  “不是,我让表嫂陪我一起来,怕你不或者耽误你工作,就想看过你之后和表嫂一起去逛街。”杨君不想对季文尧说谎。

  哎,不是说得好好儿不要提自己吗,怎么就忘了呢!林安逸听见杨君回答就急了。

  季文尧笑着点点头,转身对陈梦洁说:“梦洁,你先回去吧,今天就不一起吃饭了。”

  陈梦洁自然是不答应,可反对理由还没说出口就见季文尧眼里已经没了温度,而是有些冰冷地看着自己,顿时心就有些发凉,她知道这是季文尧发怒前兆,这时季文尧是容不得反驳。

  难道是自己逼得太紧了?要真是这样那还是循序渐进好,为了不惹季文尧生气,陈梦洁洁妥协了:“那好,正好下午还有个约会,我们改天再见吧,先走了。”

  杨君这次是打心底高兴起来,看来季文尧看重还是自己,刚才不就是当着陈梦洁面儿站自己这边了吗!

  陈梦洁进了电梯之后,季文尧就往林安逸躲地方走了过去,林安逸只好认倒霉地站了出来。

  “表嫂怎么躲这里?”季文尧饶有兴致地看着林安逸,眼神亮了不少。

  “我是陪杨君过来,既然你们见了面,那我先回去了。”

  季文尧哪能这么轻易放她走,伸手给拦住了。

  “一起去吃个饭吧,不是还要逛街?我今天好人做到底陪你们一起去,想要什么管挑,我买单。”

  杨君也走过来挽住林安逸胳膊甜笑着说:“表嫂,一起去吧,文尧都这么说了,我们可不能放过他!”

  林安逸能帮自己,这点好处是她应得,杨君如是想。

  林安逸被杨君拉着和季文尧一起坐电梯下了楼。

  三人去餐厅吃了饭,然后季文尧就开着车带她们去了有名商业街。

  逛商场时杨君虽然心里高兴,但也没敢选太贵东西,只是试了些中低档衣服,而林安逸则是拒绝试穿任何衣服。

  季文尧见状便不再只是跟两人后面,而是走了前面,只进高档品牌店让杨君试。

  杨君觉得今天自己就像做梦一样,没想到季文尧会对自己这么好。

  杨君进了试衣间后,季文尧走到林安逸身边问:“怎么不试衣服,想替我省钱?”

  林安逸摇头:“我不要,谢谢。”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没资格给你买衣服,还是付明皓能这儿给你买?”

  有必要总拉扯付明皓吗,林安逸平静地说:“明皓是买不起,可我也没想要这些,我平时上班就是穿了这里衣服,别人也认为是假。”

  “他给你买什么都是好?你不要,可以,不过我还就非要给你买了!”

  季文尧说完就让服务小姐拿了几件自己刚才就看中衣服和裙子,也不管别只是指着林安逸说:“按照她尺寸来,这几件我都要了,直接包上就行。”

  林安逸急了,一件都要好几千还不打折,这不是开玩笑吗,又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和季文尧争辩,只好急忙拦住服务小姐:“你先等等。”

  然后又对季文尧说:“你别乱来行不行?”

  “要么你试衣服,要么我直接买完呆会儿送你家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安逸瞪了季文尧半天才说:“我试,不过我只要一件。”

  季文尧笑了:“行,你试吧。”

  看着林安逸拿着衣服也进了试衣间,季文尧心里舒服极了,坐沙发上不知不觉地眯着眼笑。

  买好了衣服,三人又逛了一会儿,杨君怕耽误林安逸上班就提议回家。

  “也好,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再送表嫂回去。”季文尧也赞成。

  杨君本意是想先送林安逸回去,然后自己再和季文尧一起吃晚饭,没想到季文尧会这样说,但又一想自己今天已经挣足了面子就不计较了。

  等杨君下车后,季文尧看着坐后面林安逸问:“午饭时你吃得不多,是不合胃口吧,要不咱们去别地方吃晚饭?”

  “不了,我还有事,你送我回家就行。”

  “逛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饿了,不吃些东西怎么行!”季文尧不答应。

  林安逸怕季文尧不直接送自己回家,正好看见前面路边有卖芝麻饼,于是赶紧说:“那家饼好吃了,你去买几张饼给我吧。”

  季文尧看了看那个摊子,皱了下眉问:“这也不卫生啊,你总吃这个?”

  “他家很干净,我爱吃这个了,真不想吃别。”

  季文尧停下车说:“你到前面来坐着,我去买。”

  林安逸只好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置,不大一会儿季文尧就拿着饼回来了。

  “我只买了十张饼,没多买,现还有这么便宜东西,十张十块钱。”

  “够多了,谢谢。”林安逸接过饼道谢。

  “你能不能别总和我说谢谢,我买什么都是我自己乐意,你不是饿了,怎么不吃?”

  林安逸只好拿起一张吃了起来。

  果然便宜没好货,这饼不是一般难吃,估计都不是好面做,林安逸认倒霉强咽了下去。

  “林安逸,你吃东西就不能文雅点儿?你看你这芝麻粒子全掉车里了!”

  林安逸这才发现自己将装饼塑料袋拿歪了,现腿上还有车里都是芝麻粒儿,于是赶紧道歉。

  季文尧横了林安逸一眼没说话,可没一会儿就憋不住笑了。

  将车停路边儿拉过林安逸手,季文尧又气又笑地问:“你哪来这些臭毛病,芝麻掉了就用沾了口水手指头粘起来往嘴里送?”

  自己都已经这么不拘小节了,季文尧还不厌烦自己,不嫌自己恶心啊!

  看着抽出纸巾给自己擦手季文尧,林安逸有种越来越不妙感觉!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