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十九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10 22:43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到了小区门口林安逸急匆匆下车回了家,将刚才买季文尧买衣服扔进衣柜,压根儿没想过要穿。

  这个季文尧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女友、前女友都围着他转呢,他总对自己表现得这样暧昧做什么?

  不过不管他想怎么样,自己以后躲远点才好,林安逸再次确定了对季文尧应该采取态度。

  因为上次事情杨君认为自己占了上风,知道季文尧重视还是自己,于是又恢复了精神,王秋静老两口看季文尧给女儿买了这么些衣服,也是笑得欣慰。

  季文尧这之后又约了杨君两回,可没过几天就觉得有些烦闷了,到底还是开车去了付家。

  王秋容见了季文尧热情极了,连忙将他让进屋,又是端茶又是拿水果,还留他吃晚饭。

  季文尧客气地说道:“二姨你别忙了,我正好顺路过来看看您和二姨夫,也没带礼物。”

  “我说文尧,你以后要是再这么客气,二姨可要生气了,你来我们家随时都欢迎,可不许再买东西了。”

  季文尧笑着答应了,又问付岩去哪儿了。

  “他呀,成天往外跑,应该是公园呆着呢,吃晚饭时候才能回来。”

  两人坐着聊天,季文尧看了看时间林安逸也应该差不多下班回来了,就想看看她再走,可没一会又心里改主意了,准备吃完晚饭再走。

  王秋容是巴不得季文尧能留下吃饭,于是笑道:“你自己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明皓出差去了,正好你留下可以陪我和你二姨夫聊聊天儿。”

  可直到付岩回来,饭菜都端上桌了林安逸也没回来。

  季文尧忍不住问道:“不用等表嫂回来吗?”

  “不用等她,吃吧。”王秋容先给季文尧夹了许多菜,让他多吃些。

  季文尧食不知味地吃了饭,又坐了一会儿,眼看着九点了也不能再坐下去了才起身告辞。

  “安逸,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这才一个多月林旭一共给我将近一千块钱了,我不过是帮着拍拍照就给我这么多钱,而且林旭还说要是我自己能买一台好摄像机话赚得会多,我媳妇儿要我好好谢谢你呢,我准备再存些钱买一台。”孙鹏陪林安逸走到家门口一脸笑意。

  “你一路上都说这个,还要谢我几次啊,请我吃顿饭就行了,你把技术学好到手,赚得绝对要比工资高出一大截儿!”林安逸没说出口是,自己小弟自己清楚,给孙鹏一千他自己能留下一千五,哪好意思让孙鹏谢自己呢。

  孙鹏却说:“这是我媳妇发话,请你吃饭是一定,至于她心意我就不管了。”

  “行啦,你回家吧,到时再说。”挥挥手林安逸就进了大门。

  孙鹏目送林安逸进了单元门才转身往前走去。

  季文尧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好你个林安逸下班不回家,趁着自己老公出差居然和其他男人外面混到深半夜才回来!

  季文尧坐车里愤怒极了,他从付家出来后,见林安逸这么晚还没回家有些不放心,于是就一直坐车里等,没想到却看到让自己这么火大一幕!季文尧又坐了一会儿,才生着闷气就开车离开了。

  自从发现了林安逸和别男人一起,季文尧心思就全乱了,睡也睡不香,吃也吃不下,心里一直窝着火,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不能这么忍下去了就开始三天两头往付家跑。

  付明皓出差回来这几天,发现季文尧是几乎天天到他们家来吃晚饭就感到有些奇怪,他倒不是舍不得自家饭菜,只是想不通季文尧这么个讲究人,怎么就看上他们付家了呢,现弄得像一家子似。

  不过季文尧这饭也没白吃,又帮着付明皓介绍了几个帮得上忙朋友,付明皓签了几份合约之后赚了不少提成,这下付明皓现可是拿季文尧像自己亲兄弟一样。

  季文尧现根本不讨厌付明皓了,反而认为他很可怜,自己老婆都看不住还这儿傻乐,他还真是有些同情付明皓才帮他拉点业务,林安逸这女人欺人太甚了。

  又上了一个小夜班后,孙鹏依旧送林安逸到小区门口,将手中袋子递给了林安逸。

  “这个别忘拿。”

  林安逸只好接过来说:“你回家替我谢谢你爱人,我也没帮什么忙还送我东西。”

  “她休息时候去商场买,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你戴着玩儿吧。”

  林安逸又道了谢就转身进了小区,孙鹏站了一会儿也走了。

  林安逸刚走到二楼手机突然响了,吓了她一大跳,一看居然是季文尧打来,想想还是接了。

  “喂。”

  “你到门口来。”

  “你说什么啊?”林安逸弄不明白季文尧意思。

  “我说你现下楼到门口来,我等你呢!”季文尧语气很不好。

  林安逸皱着眉说道:“这么晚了你找我做什么,我不方便下楼。”

  “还和我演戏是不是?你还没进家门儿吧,我一直门口看着你呢,赶紧给我下来,不然别怪我翻脸了。”

  翻什么脸啊,说得自己好像很怕他似,不过又一想季文尧这么晚了还专门等自己回家不会是有什么急事儿吧?还是决定去见他一面。

  到了门口,果然看见季文尧车停那儿,自己刚才并没有看到这辆车也不知道是哪儿躲着呢。

  走到车旁边林安逸问:“你找我做什么?”

  “林安逸,你还挺镇定,被我发现了也不紧张?先上车吧,我们谈谈。”季文尧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不上车,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也没什么需要紧张事情。”

  “不上车也行,反正心虚人又不是我!”季文尧说完就开门下了车和林安逸面对面站着。

  “说说吧,那男人是谁?”

  “哪来男人?”林安逸被问得莫名其妙。

  “还装!刚才送你回来那个男人是谁,你天天和他混到深夜难道不解释解释?”季文尧语带讽刺。

  林安逸这才反应过来季文尧说是谁。

  “那是我同事,送我回家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成天和他一起都做些什么,他难道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林安逸就是脾气再好,也不能忍受季文尧这种无端指责,而且还是有关系自己名声大事。

  “你乱说什么,那是我同事,我们下班顺路,他陪我走到门口怎么了?你凭什么质问我私生活,再说明皓也是知道,我有必要跟你解释?”

  “现几点了你知不知道,你单位有多远,送你回家要送这么长时间?付明皓就是个傻子,你当我季文尧也是那么好糊弄?今天你必须给我交待清楚,你和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要是真想找个情人也找个像样儿点,老公已经不怎么样了,我看那男连付明皓都不如!”

  “季文尧,你住口!你怎么信口开河,我工作要倒班这个时间下班很正常,还有就算我想如何也与你无关,没必要和你交待任何事情!”林安逸是真被季文尧给气着了。

  季文尧也生气:“就算是倒班,那他刚才不是送你东西了,拿过来我看看!”

  林安逸哪会给他看,转身就要走,却被季文尧一把给抓住了,直接将手里袋子抢了过去。

  季文尧拿出袋子里面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条精致水晶手链儿,顿生冷笑着说:“正经同事下班儿还陪你逛街买这东西?林安逸,你觉得是你傻还是我傻?”

  林安逸气呼呼地抢回东西说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你这心操错地方儿了,我不是杨君,我是付明皓老婆!”

  说完又再次要往小区里走。

  没想到又被季文尧给拽住了,这下林安逸脸都气白了:“季文尧,你松开手,这是我家门口,你拉拉扯扯别人怎么看?”

  季文尧也气得不轻:“我拉扯你怎么了,一个破手链儿就让你这么死心塌地?你有点眼光行不行,不但选老公没眼光,现又找了个极品恶心我,我哪儿不如他们了,你宁愿选那种货色也不愿意跟我!”

  此话一句,场面立即安静了下来,林安逸吃惊地看着季文尧不说话,而季文尧也说完这句话之后愣住了。

  原来季文尧真对自己存了这种心思!其实早季文尧挑明两人之间事情后,林安逸从他对自己表现出态度就有些起疑心了,所以才故意季文尧面前无所顾忌地毁坏形象,没想到他却毫不意,现又过分地像捉奸似地审问自己。

  季文尧也震惊于自己下意识说出口话,也终于明白自己这么长时间别扭些什么了,原来自己对林安逸从来就没放开过手,而是一直想着能与她能再有交集,而这种想法看见林安逸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时候彻底爆发出来了。

  静默了一会儿,林安逸用力挣开季文尧手,冷着脸说道:“季文尧,你真无耻,你对得起杨君吗!”

  看着扔下这句话就往家里跑去林安逸,季文尧回到车里趴方向盘上使劲儿捶了几下,同时心里唾弃自己:季文尧,你是不是疯了?林安逸是已经结了婚女人,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还存着不可告人心思,自己必须终止这种念头!

  还过又过了一会儿,季文尧抬起头点了颗烟抽了起来,半眯着眼吐着烟圈儿,想来想去还是不甘心,既然自己都已决定忍痛放手,当然就不能便宜别男人了!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