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二十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12 23:52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从那天发生事情之后就开始躲避季文尧,只要是季文尧来,她都是躲自己房间里避而不见,要么说自己累了,要么说哪儿难受,反正是宁可不吃饭也不和那个男人打照面儿。

  季文尧虽然是想和林安逸谈谈,可还真没找着机会,又门口看见两回那男送林安逸回家就没闲心给自己找不自了,他现只要知道林安逸和那男没断就行了。

  这天季文尧又到付家混饭吃,林安逸仍是找借口让付明皓说自己吃不下,没出房间。

  “这安逸是怎么了,近怎么总是吃不下饭,不会是有了吧?”王秋容认为兴许是林安逸怀孕了也说不定。

  “妈,您别乱猜了,安逸就是天热没胃口。”自己这么长时间没和安逸有过夫妻生活,哪能怀孕呢,要是真怀了,安逸也早就应该知道。

  王秋容听了,叹着气说:“唉,你们差不多也该让我和你爸抱上孙子了,这都结婚多长时间啦。”

  付明皓尴尬地看了下季文尧才说:“妈,咱们先别谈这个了,行不行!”

  这时季文尧站了起来说道:“我吃饱了,先去打个电话。”

  说完就拿着手机去了付家空出来那个房间。

  付明皓这才埋怨起母亲:“这还有外人呢,您就没完没了说这些事情。”

  “这怕什么,文尧又是什么外人,再说了我说是正经事,哪见不得人了。”王秋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妥。

  林安逸躺床上摸着饿得瘪下去肚子,又将季文尧数落了一顿,这人真不要脸,居然还总往家里跑,再这样下去自己还不得营养不良啊。

  拿起一直响着手机按了拒接,这男人还敢给自己打电话,怎么想!

  这时一条信息又过来了,林安逸点开看上面写着:接电话,不然我直接进去找你!

  林安逸惊出一身冷汗,当手机再响起来时候赶紧接了:“季文尧,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接得倒,知道怕就好。林安逸,我承认我那天过分了,我可以约束自己言行,不过前提是你以后都不能和那男再见面!”

  林安逸气得都吐血了:“你有毛病,是不是?我说过了他是我同事,我怎么能不和他见面,再说他家就住前面那个小区里,我上夜班时和他一起搭伴儿回来有什么不对?”

  “那他为什么送你手链儿?”季文尧虽然已经知道了林安逸工作性质,可还是不依不饶。

  “因为我将他介绍到我弟弟开婚庆公司做兼职,他赚了钱想谢谢我,而且那手链儿是他媳妇儿给我买,你爱信不信!”

  其实季文尧心里是信了,可就是觉得这样算了就再没借口联系林安逸了,有些没着落。

  见季文尧不说话,林安逸便好言相劝:“季文尧,你不过是不甘心以前事,可我已经结婚了,你能不能别再打扰我生活了,我真心诚意地为那段过去道歉。你还是好好和杨君处吧,她是真心喜欢你,而且人品又好,你不要错过了这么好女人!”

  电话那边季文尧仍是没说话。

  林安逸正要再说话,就见付明皓开门进来了,于是有些慌乱地挂了电话。

  “怎么了,这么紧张,怕我听啊?”

  虽说付明皓是开玩笑,可林安逸还是心虚:“没事儿,就是和同事聊了几句,季文尧还没走呢?”

  付明皓说:“没走,我说你是不是因为他这儿才不出去吃饭,你两个有那么大仇吗,上次不都已经和好了?”

  林安逸只是说:“反正我看见他就难受,你别管我了,明天我买点面包回来放抽屉里,要不再饿出个好歹来。”

  “我看你呀都是自找,吃完饭你回房间就完事儿了,何至于这么饿着?我先出去陪他说说话,这段时间人家没少帮我,我现看他可是顺眼得很。”付明皓说完就笑着出去了。

  自从那天两人通过电话后,季文尧近一段时间就很少来付家了,王秋容还有些担心是不是又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就连付明皓回家时也问季文尧怎么不过来了,可研究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

  林安逸倒是高兴了,永远别来才好呢。

  可是也没高兴几天,杨君又上门了,林安逸都愁死了,怎么这事儿怎么就没完没了!

  “表嫂,你说文尧和那个女是不是有关系,要不能那么亲密吗?”杨君又是眼圈含泪样子。

  以前可没发现杨君这么爱哭,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就一副受委屈样子,不过林安逸还是安慰她:“应该是平时经常去那里应酬才认识,你不能这样乱想啊,你得对自己有信心才行。”

  “我要是有把握、有信心就不来找你诉苦了,前面儿那个梦洁还没彻底解决呢,现又来一个陪唱女!表嫂你是不知道,那天是文尧第一次带我去参加朋友聚会,都是平时有生意往来,可谁知道那女突然就闯进来了,又是给文尧敬酒又是紧挨着文尧笑个没完,不就是个陪唱女吗,她凭什么那样缠着文尧!要不是顾及场合,我真想把那女人给请出去!”

  林安逸听到这里,想了想才语重心长地对杨君说:“杨君,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也说些真心话。季文尧是个生意人,而且是个相当成功生意人,长得也不是很差又年轻,他平时出入场合肯定不是你我能想像出来,难免会接触到形形□人,或者偶尔逢场作戏也是难免。所以他既然选择了你,你就要相信他,而且你对自己也要有信心,不能总是这样患得患失找别扭,要是现都这个样子,将来真结婚了,你怎么办?”

  杨君苦闷地皱着眉头:“表嫂,你说我也都明白,可做起来真很难,我没办法对那些有企图女人故作大方,我只想让文尧只对我一个人笑、只对我一个人好,反过来我也能做到只为他一个人奉献一切。”

  看来杨君注定要这场感情中居于下风了,这样乎一个人,如果得不到对方相同对待,可不是件好事。

  林安逸只好又劝了杨君一会儿就赶着上夜班去了。

  林安逸公司小夜班是晚上十点下班,孙鹏和林安逸与往常一样一起走到公交车站等车。

  正谈笑着,林安逸就见看见一辆黑色车往这边开过来,车速很慢。

  随着那辆车接近,林安逸心里就越来越没底,这车怎么那么像季文尧啊!

  等车车站停下后,林安逸没办法再骗自己了,开车就是季文尧。

  季文尧放下车窗对林安逸说:“上车!”

  林安逸听了没反应,季文尧声音大了起来:“我让你上车呢!”

  “安逸,你认识这人吗?”

  其实孙鹏是想问这是你老公吗?但又立即否定了这个答案,要是林安逸老公能开这么豪华车,哪还能让她这么辛苦做这种工作呢!

  虽然车站没几个人,可林安逸也不想惹人注目,于是对孙鹏说:“认识,我先走了。”

  见孙鹏点头,林安逸才上了季文尧车。

  等车开起来后便问季文尧:“你是怎么知道我这儿,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文尧语气很自然:“没想怎么样,我知道你这儿等车是你婆婆说,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才没去你们公司等,以后这种夜班我来接你。”

  “季文尧,你已经造成我困扰了,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总缠着我,行吗?”

  “我只是不想你这么累罢了,这么晚下班还要等公交车,我又不会这么早就休息,开车来接你有什么不好,现是夏天还好,要是冬天你不是还要挨冻?”

  林安逸忍着气说:“我又不是第一天这儿上班,没你时候我这班上得也挺好,你总说不要引起误会,那你现这样做不是容易让人误会?”

  季文尧看了林安逸一眼才说:“我和他能一样么?我能把握好自己,那男能吗?”

  “人家本来就没有任何歪心思,你说需要把握自己才是心里有问题,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让杨君为你伤心才是正经!”

  “杨君又怎么了,她又找你去了?我不是说过了,我从没打算与梦洁复合过,现不过是朋友,难道我还能和她断交不成?”季文尧已经很烦再提起这件事了,明明没什么,杨君却非要林安逸面前过度渲染。

  林安逸呛声道:“杨君才没说你那前女友事情,听说你和什么陪唱女也亲热得不得了?”

  季文尧想了一会才明白林安逸说得是什么意思,这下就火了。

  “我那天和朋友聚聚,本不想带杨君去,是她非要跟去,我就怕她到那种场合不舒服,本来也都怕她不高兴,大家只是喝酒。小莹是那里半个老板和我们很熟,知道我们去了就过去打个招呼,怎么就成陪唱女了?”

  “反正不关我事,你还是好好和杨君解释吧,你季大老板和多少女人熟识我都没兴趣!”

  季文尧停下车看着林安逸问:“你是真不意,还是因为吃醋说气话呢?”

  林安逸听完理都没理季文尧,直接拎包儿下车准备打车回去,这人不是一般自大!

  季文尧急忙也跟着下车。

  “我说什么了,你就这么跑下车,你要是不爱听我不说就是了。”

  林安逸就当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季文尧想去抓林安逸胳膊,结果林安逸早有防备闪身躲开了,季文尧只抓着了皮包带儿。

  林安逸气极:“你放开!”

  季文尧使力拽着包带儿不撒手:“你跟我上车我就放手。”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林安逸架不住有人围观又上了车。

  到了小区门口,林安逸看着前方大门说:“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你要是还有点做人基本道德就别再打那些不可告人主意了!”

  说完这句话,林安逸就下了车。

  季文尧看着林安逸进了楼道,靠坐车座上闭了闭眼睛:自己到底该如结束存心底妄念呢!

  林安逸这一夜睡得香甜,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已经十点了,又见有未接电话,点开后发现是娘家打来就直接拨了回去。

  “安逸,你怎么不接电话?”杨桂珍问。

  “我睡得太实了,没听见。妈,有事儿啊?”

  “可不是有急事嘛!你弟弟说谢楠婚纱店做得不错,挺有发展,就是婚纱档次太低了,错过了不少生意,现想进些中高档,可是资金周转不开,你看能不能借他们点儿?”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