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二十一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12 23:53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林安逸一听这个事儿眼前直发黑,下意识就问:“上次不是说不和我要钱了吗?”

  杨桂珍立即不高兴起来:“上次也没和你要啊,那是你婆家欠我们,而且我也不是和你要钱,上次不也说了,要是有事儿也是和你借,你弟弟还能坑你啊!”

  “那他还需要多少钱?”

  “大概还要十万块才行。”

  林安逸立即就急了:“妈,我哪来十万哪,上次三万都没拿出来,您也不是不知道。”

  杨桂珍笑着说:“我知道你没有,不过你帮你弟弟张罗一点,能借多少是多少,要不是听他们说生意特别好,我也不会答应让他们借钱哪!”

  “我去哪儿借啊!妈,我真只能拿二万出来。”

  “你量想想办法,五万也行啊,我先挂了,你爸叫我呢。”

  林安逸躺回床上又开始犯愁,只好等付明皓回来后再商量看了。

  晚上付明皓回来后,吃过晚饭两人回房间林安逸就说了这件事。

  付明皓听完也不是很高兴:“你妈是有千里眼怎么,我这刚多赚点儿钱就又要借!”

  “我也不想,可要怎么答复啊,要是不借以后我怎么回去?”

  “十万块,怎么说出口,要不我偷偷和大姐借点儿,不说你妈借就说我们借。”

  林安逸连忙摆手:“可别,你大姐、二姐多恨我家啊,咱们两个突然借钱,她肯定怀疑,瞒不住,还是别惹事了,我可和你说千万别和你姐提这件事!”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能为你妈去抢银行啊!”

  林安逸听付明皓这样说就不再说话了,转身躺下想心事。

  虽然有这件事烦着,可林安逸也不急于一时,只是采取拖延政策,自己妈什么时候同意借两万块,什么时候再说吧。

  这天,林安逸上完正常班回家,进了家门心就是一沉,季文尧又出现了。

  看着正和公公婆婆还有付丽娜玩牌季文尧,林安逸暗自警惕起来。

  付明皓这时也从屋子里出来了,见林安逸站门口发呆就笑了:“怎么不进来,今天大姐没过来,正好文尧来了凑把手,没想到文尧根本不会玩,输了不少钱了!今天我做饭,让文尧尝尝我手艺!”

  林安逸笑了笑没接话儿,其他人看都没看林安逸继续打着牌。

  看付明皓进去厨房后,林安逸准备直接回房间,可刚走几步就被季文尧给叫住了。

  “我去打几个电话,表嫂替我玩一会儿。”季文尧就是不想让林安逸轻易从自己眼前溜走,能多留她一会儿就行。

  王秋容抓起一张牌说:“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文尧说什么吗?”

  林安逸只好放下包坐到季文尧位置上,其实她也不会打,只知道些基本东西,但偏偏手气好,没过一会就和了。

  可季文尧还没回来,林安逸只好继续玩下去,没想到很又和了。

  正码牌时候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只见付岩突然红着脸站起身,直接把麻将桌给掀了,然后指着林安逸高声骂道:“我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你娘家人上次我们家闹得还不够?居然还有脸指使明皓去骗她姐姐钱,现打个麻将都只想着往你娘家捞钱,是不是?我们付家养不起你这种吃里爬外儿媳妇,你趁早给我滚出去!”

  这时付明皓和季文尧都因为听到动静出来了,林安逸站那儿看向付明皓,付明皓傻愣着说:“爸,您怎么能这么说安逸呢,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爸还不是被你这个好媳妇给气,你也是不争气,就那么听她话去和大姐借钱?当我们家是金库啊,想要钱就过来拿!”付丽娜也跟着附和。

  林安逸知道是付明皓没听自己话跑去和他大姐借钱了,而且付家人也全都知道了这件事,可再怎么样做公公也不能这样对自己啊,自己就是再能忍也受不了被这样羞辱。

  林安逸眼前一片模糊,但也不想付家人面前落泪,只是拿起包转身跑了出去。

  付明皓想去追却被付岩喝住:“不许去!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付明皓立时为难地站原地。

  季文尧这时对付明皓说道:“我去看看吧,你不要担心了。”

  付明皓立即感激地看着季文尧:“文尧,你费心了,帮我照顾下安逸。”

  季文尧根本没听付明皓说些什么,而是步追了出去。

  到了大门口季文尧焦急地左右张望也没看到林安逸影子。

  于是上了车准备开车四处转转。

  不过车还没开出去几米呢,就路边花坛旁边看见了林安逸,于是又下车走了过去。

  季文尧蹲林安逸跟前问:“发生什么事了,和我说说?”

  林安逸捂着脸不说话。

  季文尧扳开林安逸手,顿时觉得自己心像被人捏了一把似疼。

  林安逸多么温和一个人,却被伤害得如此深。

  看着满面泪痕林安逸,季文尧恨声说道:“你做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你,别这儿伤心了,到车里去,我带你散散心。”

  说完就强拉起林安逸将她推进了车里,自己也座进了驾驶位。

  拿纸巾给林安逸擦着眼泪,季文尧轻声说:“别哭了,我帮你教训他们,好不好?”

  然后又实不舍林安逸这样哭下去,伸手将她搂了怀里。

  这时林安逸哪受得了有人这样安慰自己,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季文尧现是恨不得将天上星星摘下来哄林安逸。

  “别哭了,我刚才听个大概,不就是钱吗!我帮你,用多少钱我都给你,好不好?”

  然后等林安逸缓过来些时候又捧起她脸,看着她脸红眼睛红模样忍不住亲了下她脸颊。

  “安逸,别哭,你这一哭我心都跟着疼了,他们付家难为你不怕,我保护你!”

  林安逸第一次这样放任自己表露情绪,一时也是哭得昏头涨脑,等清醒些时却被吓得一机灵,只见季文尧正不断地轻吻着自己唇,边吻边低声说着:“安逸,听我吧,我可以和杨君分手,也可以离其他女人远远儿,我是真不想让你受苦,我们一起,好不好?答应我,好不好?”

  这人胡说些什么!林安逸猛地一下想推开搂着自己季文尧,却没推开,于是用已经哭哑声音喊道:“你干什么!季文尧,你别这儿趁人之危,我就是再生付家气也与你没关系,不用你帮我,你给我放开!”

  季文尧松开林安逸,但仍用双手握着她肩膀:“他们那么对你,你还打算原谅他们?林安逸,我告诉你,我不答应!我本来打算放弃,他们家要是对你好,我也就宁可忍了!可今天见了这种形势我不能再让你受这个罪了!安逸,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你跟着我吧,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再也不用因为钱被人欺负了,好不好?”

  林安逸大声反驳:“你别做梦了!我林安逸既然结了婚就没想过离婚,没想过搞什么婚外情,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对不起明皓,不会跟你一起合谋伤害杨君,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怎么这么顽固,和我一起有什么不好,不用搞婚外情,你离婚我一样养你!”

  林安逸本来伤心,结果现却被季文尧气忘记了:“你把车门打开,以后都不要再出现我视线范围内,听到没有?我不喜欢你,从来没喜欢过你,你再介意以前那段事情也没用,因为我根本对你没印象,以后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再迁就你!你赶紧给我滚蛋!”

  季文尧呼吸急促起来,也是被林安逸这几句话气得不轻,可是深吸了几口气后还是说:“林安逸,我发现你对谁都没脾气,就是会和我来能耐!你喜不喜欢我没关系,可我就是不能看着自己喜欢女人被别人这么欺负!你记住了,他们付家今天这么对你,我就让他们以百倍代价来偿还,而且对你我也不会放手,我有是耐心等你回心转意!”说完就开了锁,同意让林安逸离开。

  “季文尧,你真可笑!我从来没和你有过感情,又哪来回心转意,你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境地,难道我还要感谢你?你和杨君如何我管不着,但你也记住,我肯定不会成为你和杨君分手理由,我和明皓会安安稳稳过到老!”

  季文尧一听却微笑着说:“行啊,那我们就看看到底你会不会成为我人吧,有什么后果我季文尧全认了!林安逸,今天我就明说了吧,我想吻你,我想让你躺我怀里,我想和你做、爱,我就是赖上你了!”

  这人疯了!真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混蛋,居然对自己说这种下、流话,王八蛋!

  林安逸不想再理会季文尧这个流氓加疯子,开了车门小跑着回去了。

  季文尧坐车里回味着刚才亲吻林安逸感觉,一时又温柔地笑了起来:既然付家不好好待林安逸,付明皓又没本事护着自己老婆,那自己就再没任何顾忌了!今天羞辱林安逸不计较,他季文尧却不能让自己喜欢女人吃这个亏。他要一个一个地收拾付家人,到时付家垮了,林安逸自然就是自己了!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