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婚变》第二十三章_晨雾的光

时间:2018-12-16 23:25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我说了不要他钱,还有这么贵东西是随便就能收吗?季文尧跟我们非亲故,他总送东西过来,你就不觉得奇怪吗?”林安逸想提示付明皓多想想这件事。

  付明皓却说:“我早就想过了啊,开始时候是感觉挺奇怪,可后来仔细想了一遍,觉得季文尧可能一个是冲着杨君面子,再一个相处几次下来我也知道他这个是真值得结交。你想我们家要钱没钱、要人脉没人脉,我二姐之前还想人家面前显示一番,结果反倒求着人家办事儿,你说他能贪图我们什么,也只能是真心实意地想帮忙了。”

  林安逸不能再深说,只能是坚持自己想法。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用这个钱,那手链你也送回去,其他不要再多说了,我就是信不着季文尧这个人!”

  付明白想不明白,林安逸对季文尧哪来那么大偏见,只好垂头丧气地答应了。

  林安逸心里这才舒服些,又劝了付明皓几句两人就出去吃饭了。

  晚上躺床上,林安逸想得很清楚,要让想付家与季文尧不再来往,首先就要切断他与自己联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付家不会被季文尧折腾出什么事来。

  这样想明白后,第二天便给自己组长打了电话,申请只上大夜班,不上小夜班了。

  组长林玉听了很是诧异:“安逸,小夜班也是休息一天,这个班儿好大家都知道,你怎么还不要呢?”

  “林姐,我是真有事不能上这个班了,要不我能愿意推出去吗?”

  林玉只好说:“那好吧,我帮你调换一下,估计大家都乐意,你什么时候想换回来和我说一声就行。”

  放下电话林安逸想大夜班要第二天早上8点才下班,这回季文尧就没机会再跑去找自己了。

  现只剩下怎么和娘家交待借钱事了,想了两天林安逸还是下定决心坚持一回。

  拨通了家里电话,林安逸直接就和杨桂珍说:“妈,我真没办法借到钱,您看两万块到底要不要?”

  “不用啦,林旭自己借到了。安逸,不是妈说你啊,都说女儿贴心,可我们家关键时刻还真指望不上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一点儿也不想着娘家。”

  林安逸听母亲说这些话,虽然心里不好受可也没办法反驳,自己确实没能耐帮不了弟弟。

  好杨桂珍只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林安逸看着手机叹了口气。

  季文尧几次晚上去接林安逸都扑了空,想着她应该是换了班故意躲着自己,于是晚上又去了林安逸公司,看见一个女人正从大门里走出来就过去打听。

  “你问小林姐啊,你是她什么人啊?”李玲对于眼前男人问事情很谨慎。

  还没等李玲回答,旁边就有人回答了:“他是安逸亲戚。这位先生,安逸她已经不上这个班了,因为一些原因组长安排她只上正常班和大夜班,你以后不用再过来了。”

  孙鹏知道林安逸对这个亲戚没好感,换班也是为了躲避这人,于是干脆交待清楚,让这人不用再跑来了。

  季文尧听孙鹏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上车就走了。

  想躲着自己是吧?跑得了和尚还跑得了庙?付家就那儿摆着呢,还能躲到哪里去!

  可是让季文尧没想到是,他想见林安逸还真就不容易了。

  林安逸白天休息时房间里备了些吃,只要自己屋子里睡觉时候就将门反锁,睡醒后如果发现季文尧来了,那就迅速换好衣服,然后招呼也不打出门去。为了怕季文尧跟着自己,林安逸都是一路跑着下楼然后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确认季文尧没出来后才到处走走。

  上正常班时候她也宁可去付明皓公司附近溜达,等付明皓一起下班回家,要是赶上付明皓出差,那就干脆自己外面呆到过了晚饭时间再回去,要是遇到季文尧就直接回房间不出来。

  就这样季文尧每次有空去付家时候,多只是能看见林安逸自己面前匆匆来匆匆去,不要提说说话了,就是林安逸正脸都看不到。

  这下季文尧可受不了了,每次看林安逸从自己身边经过时候都恨不得抓过来咬她一口解解恨。

  这天林安逸上完大夜班回家,也不吃早饭直接反锁了门就躺床上熟睡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闭着眼摸到手机想看下几点。

  半睁着眼睛看了下,才中午11点多,自己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于是放下手机准备继续睡。

  刚翻了个身却被吓得呼吸都停顿了,只见床另一边坐着人正是季文尧!

  “故意躲着我,是吧?”季文尧面带微笑地问着。

  林安逸不回答,只是往旁边挪了挪,支起身子想要坐起来。

  可是头刚离开枕头季文尧就猛扑了过来,半个身子都压了自己身上。

  林安逸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季文尧俯身又问:“为什么躲着我?”

  林安逸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转移话题:“你是怎么进来?你先让我起来,咱们去外面谈,好不好?要是让家里人看见了,我还怎么做人?”

  “我前两天故意反锁了旁边房间门,你婆婆就把一串儿钥匙给了我,我只找借口出去一趟就把你们家钥匙配全了,他们都出去了,你不用担心会有人看见。”

  就是没人自己才担心啊,可是还是要稳住季文尧才行。

  “你让我起来,我们再好好儿谈谈,我不是躲你,真不是。”

  “林安逸,你别哄我了,不是躲我你换班?你知不知道,我每次来都只能看着你背影心里多难受?安逸,让我亲亲你吧。”

  季文尧嘴里轻声恳求着,可行动却根本不容拒绝,抓住林安逸两只手腕举过她头顶,低下头吻住了这个让自己想念了半个多月女人。

  林安逸哪会任他这样胡作非为,抬腿就踹向季文尧,季文尧立即也用腿压林安逸腰上,然后整个人骑了上去。

  贴着林安逸唇,季文尧低喘着说:“别动,咱们慢慢来。”

  “季文尧,你这是强、奸,是犯罪,你知不知道?你疯了是不是,你要什么样女人没有,你放过我,行不行?我求求你了!”林安逸开始态度强硬,后来却真是害怕,只想让季文尧放过自己。要是两人之间真有了什么,自己不但吃了大亏不说,就算是豁出去报了警,不用说别人怎么想,付家人首先就不会相信自己,弄不好还要说是自己投怀送抱、居心叵测!

  季文尧吃吃地笑了:“强、奸?一会儿舒服了,让你上面就不是强、奸了,你乖一点,再说你本来就应该是我女人,只是被付明皓占了便宜。安逸,这些年我心里都没好受过,除非你能跟了我,要不我永远过不了这关!”

  这个混蛋,想欺负自己还冠冕堂皇地找理由!

  “季文尧,你想想杨君,你是个男人,不能这么没责任心啊,你先放开我,咱们从长计议。”

  季文尧听完也不说话,只是又吻住了林安逸。

  林安逸想反抗可整个人被压得死死,根本动弹不得,想喊也只能发出呜呜声音,心里一急,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季文尧感觉到林安逸脸上湿润,抬起头看着她,又怜又爱,轻轻吻去她脸上泪珠安慰道:“别怕。”

  林安逸只感觉季文尧唇自己脸上不停地轻吻着,又感觉到他一只手轻碰了下自己胸后,立即又是吓得一躲。

  季文尧见此干脆整个罩、住了那一、团柔、软,之后又撩开林安逸

    评论中心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