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美文网 - 生命的意义就是成为你自己,愿你学富五车,人前威风不自傲!
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纯真年代 > 文章内容

上栗人的一天--爆竹老板

时间:2018-12-02 00:53来源:58美文网点击:0 ...

  天边刚泛起一层薄薄的亮光,屋外的公鸡便“喔喔喔”地叫了起来。黄老板习惯性地翻了个身,右脚往婆娘的身上搭了过去,却一下子搭在了软塌塌的被子上。黄老板也不作声,睡眼惺忪地趴在床上,看着婆娘穿好衣服,轻轻悄悄地推门出去。

上栗人的一天--爆竹老板

  小暑一过,天气就越来越热了,做鞭炮不比其他,安全始终是个大问题,所以厂里做事的员工来得越来越早了,从天亮做到上午十点左右,基本上就要收工回家休息,然后从下午六点左右做到天黑。黄老板知道婆娘心疼他,自个儿拿着钥匙去厂里开车间门。

  黄老板五天前跟车去河北送货,在半挂车上颠簸了几天,货到河北又帮着卸货忙着算帐,今晚下半夜二点多才回到家,浑身累得散了架一般。他闭着眼睛想再睡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想自己从二十岁不到就开始独自在爆竹行业摸爬滚打,什么苦什么累都经历过,一直混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一直以来,鞭炮行业既是上栗的传统主导产业,又是劳动密集型高危产业,上栗没鞭炮产业不行,但鞭炮带给上栗人民的伤害也深。以前,上栗几乎家家户户做鞭炮,老人孩子全家齐上阵,家里就是厂房,上栗人还不会写字,就已学会了怎样做鞭炮。黄老板从记事起,就跟鞭炮打交道,以前做鞭炮的许多工序,都是自己一道一道完成,产品做好了存放在家里,等着外地经销商上门来收买。东源乡“3.11”特别大安全事故发生后,政府开始强制要求建厂建基地才能生产,当时大部分人并不看好鞭炮的发展前景,同时也不愿承担那么大的安全风险,于是选择了放弃。黄老板却拿出仅有的一点资本,又从亲戚朋友处借了一些钱,买下后山的几亩山地,盖了几间厂房,请了十多位员工,自己既做员工又做厂长,大张旗鼓地干了起来。

  直到现在,黄老板已经在厂房的升级改造上花费了几百万,工厂面积也比原来大了几倍,两年前又上马了机械化设备,效率比以前提高了不少,但黄老板却从没感觉到过轻松。

  做鞭炮不容易啊,不仅要承担经济上的风险,更要承担安全上的风险,两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别人都以为老板就是西装革履,最好后面还跟几个保镖和秘书,可那是电视剧里的画面。爆竹老板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整天灰头土脸的,比叫化子都不如哟。

  黄老板算是做得比较成功的,业务一直比较稳定,而且他的工厂没出过大的安全事故。但他亲眼见到同行被骗几十万上百万从此一蹶不振的不少,亲眼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不少,那种爆炸现场血肉横飞的场面真的是太触目惊心了。所以行业协会成员聚在一起的时候,都笑称自己是“军火商”,是用手工在做军火。省里市里一直都在喊转型,可这个从唐朝时候就传下来的产业,上栗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的行当,哪有这么容易转。

  黄老板就这么胡思乱想,一直到早上八点才起床。洗漱完毕,看到饭桌上放着几根油条,知道是婆娘买好了留给他的,于是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就着将油条当早餐咽了。

  然后,黄老板点燃一支烟,坐在大门口望着远方的山发呆。

  送货到河北的时候,河北鞭炮专营公司又下了新的订单,要求他赶一批旅游节的货出来。虽然他在河北的时候就通过电话交待了婆娘,但他仍然不放心,于是从车棚里将“高尔夫”开了出来,径直朝厂里奔去。

  上栗每年的七月到九月,都会视天气情况要求所有鞭炮企业放高温假,高温期间所有鞭炮企业都要停产。鞭炮是季节性强的商品,销售旺季是年终,因此无论是生产厂家还是商家,从上半年到下半年十月份,都不希望货压在自己仓库里,让自己承担经济和安全上的双重风险。既然公司提出了要求,黄老板当然求之不得,心里一直想着要在休高温假前将这批订单赶出来,将货送到对方那边去,减轻一下自己仓库的压力。

  黄老板来到厂里的时候,婆娘正在生活区办公室整理工资卡片,见他进门,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埋头忙自己的去了。

  “河北的新订单,已经下了么?”黄老板问。

  “昨天就下了,今天已经出货了。”婆娘没有抬头。

  “预计什么时候可以完成?”黄老板又问。

  “三天后就可以装箱发货。”婆娘回答。

  “哦,行!”

  黄老板看着婆娘一边清理着工资卡片,一边按着计算器,才想起员工六月份的工资还没有发,他送了一车货到河北去后,那边公司打了一笔钱过来,正好用于发放上个月工资。

  “你要没什么事了,就去帮父亲装箱吧,他一个人从早到晚忙个不停,忙完田里土里,还要忙厂里,七十岁的人了,怕吃不消。”婆娘说。

  “嗯,儿子呢?”

  “儿子在仓库里帮他爷爷装箱。”

  黄老板从办公楼出来,觉得天上的太阳白晃晃地照着,毒辣得很,他向仓库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到车子后备箱里拿了几瓶水出来,然后径直朝仓库走去。

  仓库很大,有几百个平方米,上面用的是钢架复合材料,有点像北京的鸟巢,既防晒又防水,里面堆满了已装箱的鞭炮。

  黄老板看见爷孙俩光着膀子,满头大汗地将刚装箱的鞭炮码得整整齐齐,见黄老板进来,爷孙俩都停下了手里的活。黄老板一人扔了瓶水过去,只听得“咕咚咕咚”一阵响,两人手中的瓶子便见了底。

  “你俩歇会儿吧。”黄老板对爷孙俩说,然后自己将上衣脱了,正准备干活,手机却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乡镇驻厂的小李打过来的。

  “喂,黄老板,回了没有?”小李在那边问。

  “回家了,有什么事吗,领导?”对待政府的人,无论是官不是官,无论官大官小,黄老板都称对方为领导。

  “高温假的通知已经下来了,从后天开始休,你要有时间,就到镇政府去拿一下,我这几天在外面出差,没时间将通知送你厂里来。”小李在电话里吩咐道。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拿,领导放心出差就是。”黄老板声调轻软。

  “你可不要乱来哈,到时候县里会派专门的工作组巡查的,出了问题谁也担当不起!”小李不放心地说。

  “一定不会让领导为难的啦,放心吧——”

  黄老板话还没说完,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黄老板摇了摇头,穿上衣服,开着车朝政府奔去。

  做企业真不容易,每发一车货出去,上交政府的税收接近利润的一半,但政府为企业做过什么呢,安全上就只知道要求企业改造升级。厂越办越大,标准越来越高,美其名曰做大做强,可怜爆竹老板赚了那么点钱,几乎全部投入到改造升级中去了。再就是动不动停产,高温要停产;上级部门来检查要停产;连重大节日也要停产;要是出了重大安全事故,则更要停产!根本不管你完不完得成订单,当官的只管保自己的帽子。而且不管他们怎么对你,你还得一个个像爷一样敬着,谁也得罪不得,不然这小鞋让你穿得难受。所以老板们除了广交政府里头的朋友,混个脸熟外,还会在政府里头找个硬茬做靠山,免得自己动不动就被“人”欺负。

  黄老板从政府办公室拿着那份通知出来,正要钻进自己的车里,忽然感觉后肩有人拍了拍,他回头一看,一张胖脸正对着自己笑,正是分管花炮安全安全的吴镇长。

  “领导,你可把我吓了一跳。”黄老板回过头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烟递了过去。

  “我是鬼嘛?还吓你一跳!”吴镇长接过烟拆开,抽出两支烟,一支递给黄老板,一支自己点上,脸上还是笑眯眯的。

  “当然不是,你可是我们的保护神,鬼还怕你呢。”黄老板也陪笑。

  “你是看我长得像弥勒佛吧。”吴镇长吸了一口烟,又轻轻地吐出来,又问:“下午有空不?”

  “有空,领导有何哪吩咐?”黄老板站直了腰,问。

  “哪谈得上吩咐。”吴镇长凑过来,轻声说:“市里下来两位领导搞调研,这不,上午汇报工作已经完成了。”吴镇长顿了顿,继续说:“如今什么都得注意影响,他们下午没地方去,就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钓钓鱼,这事你帮着办一下,行不?”

  “没问题,领导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有个朋友承包了个水库,如果他们不嫌咱这条件差,我可以带他们去我朋友那。”

  “现在这样的形势,哪里还会嫌条件差,有个去处就不错啦——走,咱们一起陪市里的领导到食堂吃点饭去。”

  吴镇长一把拉住黄老板,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两人一前一后朝机关食堂走去。

  黄老板拗不过,随吴镇长来到机关食堂二楼的小包厢,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乡镇领导班子差不多都到齐了,黄老板猜测坐上首的两位四五十岁模样的生面孔应该就是市里的两位领导,于是随着吴镇长一起上前握手。

  吴镇长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一边将黄老板介绍给市里来的两位领导。现在中午不能喝酒,所以上菜的速度快,吃饭的速度也快,半个小时后,差不多饭就吃完了。

  吴镇长瞅着两位市里的领导要起身离席,忙赶过去耳语了几句,然后对着黄老板使了个眼色,黄老板便离席回到车上,打了个电话给承包水库的朋友。

  眼见众人出来后,吴镇长上了市里两位领导的车,黄老板便发动车子缓缓地开出政府大门。两车一前一后朝水库方向奔去。黄老板本来也喜欢钓钓鱼,所以上栗哪里有水库哪里有什么鱼心里清楚。市里来的领导,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归,但也不能让他们满载而归,那都是很危险的,最好就是让他们小有收获。黄老板一边开车,一边考虑怎么应付。

  来到水库边,朋友早已经等在那了,几个人礼节性地握了握手后,市里的领导便从车子后面提出了全套家伙,黄老板一看他们带的东西,便知道这两个人算得上是资深钓友了。他回头望了望吴镇长,正好吴镇长也望着他,两人眨巴了一下眼神,然后过去帮着提东西。吴镇长和黄老板因为没带钓具,所以交待好市里的两位领导后,便邀上黄老板的朋友,说好由黄老板请客,三人坐黄老板的车回上栗县城泡脚去了。

  吴镇长刚倒在泡脚城的躺椅上便鼾声如雷。黄老板河北送货这几天也没休息好,泡脚妹子拿捏了几下,也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下午五点钟才醒。他一骨碌爬了起来,一看还好,吴镇长还在睡,只是自己那位朋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忙起身去结帐,谁知朋友早已经结了,只得回去叫醒吴镇长,两人驱车赶回水库。车到水库边上,远远地看见市里的两位领导正在收拾钓具,两人忙赶过去帮忙。

  吴镇长显然跟市里的两位领导比较熟,走过去就拧起鱼袋子,一边检查袋子里的鱼一边笑着说:“数量不少,个头太小。”

  黄老板也陪笑道:“两位领导如若不嫌弃,下次再来玩。”

  市里的两位领导也笑了起来,说:“感谢两位的盛情款待,今天的收获算不错了。”

  “晚上一起吃完饭再回市里吧?”黄老板一边帮着将钓具搬上车,一边说。

  市里的两位领导慌忙推辞,吴镇长悄悄地拉了拉黄老板的衣角,然后笑说:“既然领导执意要回去向老婆有个交待,咱也就不勉强啦,来日方长,下次再来就是。”

  四个便握手道别,目送市里的两位领导走后,黄老板对吴镇长说:“咱们两个不是外人,是不是一起出去吃点饭?”

  吴镇长摇了摇头,对黄老板说:“咱们是自己人,就别客套了,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你送一下我回家就是。”

  黄老板便不再说什么了,两人上了车,吴镇长家住上栗县城,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吴镇长刚下车,婆娘的电话就来了。

  “晚上回家吃饭么?”婆娘问。

  “马上就回来了。”黄老板答。

  “那就快点回家吧,父亲还在厂里忙活,等会我去锁车间门换他回来吃饭,儿子今天要去学校上晚自习,你吃完饭送儿子去学校。”婆娘说。

  “嗯!”黄老板答应着,车子一溜烟似的朝家的方向奔去。

    评论中心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omment.htm